搏击

儒世道皇 第五百五十章:如何服众?

2020-01-14 10:3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儒世道皇 第五百五十章:如何服众?

“慕容山该死,我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如果九长老觉得李连鹤的手段有什么不妥,尽可以还回来,我都接着便是。”李连鹤听到了这里,只当这镇楼九长老是来替慕容山出头的,只是一声冷笑,开口向着九长老沉声的回了一句。

“坐下说,坐下说。又不是什么大事,弄得这么紧张做什么?”三长老这个时候倒是突然跳出来做好人,拉着李连鹤和林天两人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笑嘻嘻的为两人斟满了一杯茶水,这才又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林天看着面前的镇楼九长老,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问号来。这就长老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林天现在实在是有些弄不明白。他们如果想要为慕容山报仇,那么刚才就应该已经动手,而不是把自己两人带到这里来。要知道他们九个就算是联手,林天和李连鹤两人也未必没有希望将他们一起灭杀。这样冒险的事情想来杀手楼的人是不会做的。

可是他们偏偏上来又要提慕容山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心为慕容山出头,他们又怎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来?这一切都让林天觉得无比郁闷,这九个老家伙神色怪异,举止奇怪,哪里有半点世外高人的模样。

“林院长,我们知道你对于我们心中多有不满。可是慕容山毕竟是我杀手楼的长老,如果被你们打废了,我们几个不管不问,那么传出去了我们杀手楼只怕是就要颜面扫地了。”九长老抬头向着林天望了一眼,嘴角忽然透出了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来,开口向着林天轻声的说道。

“明白,你们继续,继续。”林天看着这九个老家伙竟然又有了抛下自己单独开会的趋势,不由得满头冷汗。你们九个老家伙做事的时候就不能认真一点么?你们这把我仍在边上我到底是说话还是不说话呢?

林天虽然心中吐槽,恨不得上去给这九个杀手楼的老祖宗们一人一巴掌。但是脸上却是不得不依旧还是摆出一副各位前辈您们慢慢来,我一点都不急的表情。在转过头去看看李连鹤,竟然是靠在了椅背上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天恨不得能够将李连鹤直接一脚踢醒。想了良久,终于还是忍了下来,转过头来向着九长老望了过去,想要看看他们的争论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这样是等不到头的,就和小时候听先生讲课一样的,只有睡一觉醒来先生就讲完了。不然那是真正的度日如年啊。”李连鹤在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了林天的身上,开口轻声的说道。

“你没睡着?我还以为你都已经要睡死过去了呢。”林天猛然间听到了李连鹤的话,忍不住的开口向着李连鹤吐槽了一句。

“我只是试着休息一下。况且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来么?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帮慕容山的意思,反倒是在帮我们。我们现在和他们说话说不定就是弄巧成拙,最后反倒是不落好处。还不如乖乖看着。”李连鹤压低了声音,在林天的耳边轻声说道。

“是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就没有能够看出来呢?”林天皱了皱眉头,目光又一次的扫过了在那边喋喋不休的镇楼九长老,双眼之中满是说不出来的疑惑之意。他倒是能够隐约的感受到这九位长老对于自己两人的确是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如果要说他们对于慕容山的事情并不生气,着林天可就看不出来了。

李连鹤冷笑一声,靠在了林天的身边向着林天轻声的说了起来。九长老除了问了一句慕容山的事情之后,立刻就将林天和李连鹤两人丢到了一边去,自己九个人展开了一场大辩论。这就已经足以说明了他们的态度。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替慕容山出头,现在应该是抓着林天和李连鹤两人不放,狠狠的逼问才是。

可是他们九个人现在完全就是一副自娱自乐的模样,这到了最后也就是一个李连鹤无罪释放的结果罢了。至于他们现在不说,那是为了让守在外面慕容家的人觉得自己并不是完全的偏向李连鹤他们的。做戏总是要做全套才是,这样一来整个慕容家也没有办法多说什么。李连鹤废了慕容山的事情自然也就是就此大事化小了。

林天点了点头,李连鹤分析的倒是真的很有道理。现在看来的确是这么个原因。不然的话这九个老前辈又怎么可能在这里为了刚才究竟说道那里又重新的开始讨论了起来。按照他们这个说法,只怕是再说上几天几夜也找不出来结果。

过了良久,三长老忽然面色阴沉的站了起来,向着林天和李连鹤两人扫了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向着楼下走去。

林天和李连鹤还在无比纳闷的空档,三长老便已经转身又一次的走了回来。这一次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人身穿红袍,一人身穿灰袍,从面容上看竟然都有着七分相似。林天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两人是慕容家的人,他们的神态之间极为相似,同时也与慕容明珠和慕容明光有些些许相似,想必也是慕容家的人物。

能够出现在这杀手楼之中的人,想必就是慕容家的四位长老其中的两人,慕容山已经被李连鹤废掉修为。慕容靖乃是副门主,应该不会这样的走路姿态,那么算来算去,这两人应该就是慕容垂和慕容尘两人了。

“慕容垂,慕容尘见过镇楼长老。”果然就如林天所推测的那般,两人来到了大殿之中,向着九长老微微躬身,开口轻声的叫道。

“两位长老辛苦了,请坐。”九长老睁开眼睛向着两人望了一眼,开口轻声的说道。此时的九长老又恢复了那种仙风道骨的模样,白须舞动,长袖挥动,向着两人开口轻声的说道。

慕容垂与慕容尘两人坐在了林天他们的边上,目光向着林天扫了过来。神色之中那浓烈的杀意就好像是要将两人直接杀死一般的,说不出来的恐怖。林天则是一副冷笑的模样直接回瞪了过去,李连鹤则是一副和我没关系的态度,笑嘻嘻的仰头靠在了椅子上,似乎是在闭目养神一般的。

“九位长老,我们两人今天所来是为了我杀手楼十八长老之一的慕容山在后院之中被李连鹤打成残废的事情。希望诸位长老能够给我们一个交代。”慕容垂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才向着坐在前面的九长老微微拱手,开口轻声的说道。

“我说慕容垂,这事你可就不对了。又不是我们动的手,如果你真的要找回公道,这种事也不该找我们九个老家伙才是。”坐在九长老左手边的八长老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来,向着慕容垂有些调侃似的笑道。

“事情既然是发生在我们杀手楼,那么这件事就由不得我们两人做主。况且九位长老乃是我杀手楼的镇楼长老,杀手楼一应事宜在门主不在的时候,理应由九位长老做主才是。”慕容尘抬起头来向着九人环视了一圈,面色无比的阴冷。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做出了决定,你们绝对会遵守了?”三长老向着慕容尘望了一眼,开口沉声的问道。

“若是九位长老秉持公道,我们自然接受。若是真的有所不公,那么天道无情却是最公。我们也相信凶手会得到真正的处置。”慕容尘冷哼了一声,抬起头来向着李连鹤望了一眼,看到李连鹤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来,不由得开口恶狠狠的说道。

“我们九人刚才已经议过这件事。其实就算是你们不来,我们也会派人去请。难得你们兄弟尚且还明白在我杀手楼之中,所有的事情都要经过我们九人点头才成。这些天也是极为隐忍。”九长老向着慕容尘和慕容垂望了一眼,开口沉声的说道。

“是,这一点我们从来都不敢忘记,在杀手楼之中,无论如何任何事情都必须得到九位长老的点头。我们虽然来自同一个家族,但是当我们收下了杀手玉牌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第一个身份便是杀手楼弟子,其余的都不重要。”慕容垂向着九位长老扫视了一圈,开口轻声的说道。

“慕容山勾结沙通天,意欲杀死林天。这等行径已经等若是出卖了杀手楼。这些年来他和慕容家只见来来往往,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纵然十八长老之一,可是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一楼的石刻之上。就算是没有李连鹤废了他的修为,最多用不了五年的时光,我们九个人只怕是也要将他斩杀。”九长老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慕容垂的身上,开口向着慕容垂沉声的喝道。

“九长老,你这样做事,如何服众?”慕容尘听到了这里,终于再也按耐不住,猛然间站起了身来,开口向着九长老大声的怒吼道。

上海崇明县第二人民医院
南京市栖霞区医院怎么样
南宁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湖北儿童癫痫病医院
南京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