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俄羅斯為何現在才開始最危險

2019-11-08 21:27: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俄罗斯为何现在才开始最危险

俄罗斯地区银行联盟及一会金融市场委员会副主席AnatolyAksakov周二警告称,俄罗斯企业现金流正在耗尽,如果央行不采取措施,俄罗斯很快将迎来大面积破产潮

周二(1月13日)纽约盘中,美元兑卢布持续走高,最高升至66.32,原油价格持续走软,给俄罗斯经济前景蒙上阴影

现在的俄罗斯不仅仅要面对的是企业破产潮,或许有更危险的事情在前面等着,比如,国家破产,不管怎样,现在俄罗斯真正进入最危险的时刻

为了维持卢布汇率,俄罗斯央行只能维持在现在的利率状态可是,这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俄罗斯央行的基准利率是17%,商业银行的实际贷款利率将更高

Vedomosti援引一位中型银行经理表示:周二(2014年12月16日),俄罗斯大型银行给大型能源企业的信贷利率是19%(相信小企业应该更高)而俄罗斯地区银行联盟及一会金融市场委员会副主席Anatoly Aksakov周二(2015年1月中旬)说,17%的基准利率意味着部分企业可能不得不支付高达30%的借款利息,即使如此也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

由于卢布一直处于贬值状态,存款倾向于流失换成外汇和食品,存款流失的情况下继续推升贷款利率,贷款也就越来越困难如此高的利率,除了经营食品的商业之外(食品价格持续上涨有利于商业利润的提升),很少有生产企业可以承担

同时,由于普京执意介入乌克兰国内冲突,欧盟和美国对俄罗斯采取严厉制裁,很多俄罗斯企业无法从国际市场融资,现金逐渐枯竭Aksakov的呼吁反映了俄罗斯金融行业压力不断加大

当维持这样高的利率一定的时间以后,企业就会陷入严重亏损,现金流枯竭,企业大面积破产

大量的企业都破产,甚至包括石油公司财政收入快速萎缩,普京怎么活这是卢布和国家破产的程序

今日的产油国已经陷入囚徒困境委内瑞拉正在计划原油扩产,预计到2019年将现在的日产250万桶左右,增加到日产600万桶沙特现在的日产是900 多万桶,可是,2015年沙特的预算是按原油价格80美元进行的,当无法实现国家财政预算的时候,也只能以量补价;俄罗斯今年的预算是2万亿卢布的赤字, 原油只能增产不会减产(石油公司被动破产除外)

这些问题说明这些产油国已经陷入了囚徒困境,油价越跌越需要加大产量所以,巴克莱在去年11月预计明年 (2015年)OPEC)合计每日产量增加约150万桶,将进一步恶化供需形势

与此同时,俄罗斯央行正在消耗其外汇储备来支撑卢布汇率去年俄罗斯央行斥资1200亿美元外储干预外汇市场如今包括黄金和其他流动性外国资产在内,俄罗斯国际储备已经降至3885亿美元

俄罗斯政府一直试图通过一系列流动性注入来支撑银行板块,VTB、Gazprombank以及 破产的TrustBank等贷款商获得了大规模注资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认为俄罗斯银行业今年的资金需求可能远远超过去年“俄罗斯银行2015年可能最 高需要450亿美元资本来支撑放贷和吸收坏账,同时需要115亿美元来处理外汇损失,”法巴分析师表示

俄罗斯央行公布数据显示,俄罗斯银行业在2015年面临约500亿美元的偿债压力,即使俄银行业有充足的美元偿还2015年到期的债务,到2016年仍有 85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目前,俄罗斯银行业的外债总额高达1920亿美元

如果俄罗斯卢布继续贬值,商业银行的资本金最终会无法覆盖外债(可惜查不到俄 罗斯商业银行2014年底的净资本是多少,否则可以计算俄罗斯银行业可以承受的卢布最大贬值幅度),商业银行就要面临破产的危机,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卢布继续贬值将带来通胀继续走高,俄罗斯民众将不断提取存款,用于兑换外币或者购买食品储存起来,挤兑永远是危险的事情实际上后者的压力可能更大在内、外的双重压力之下,银行很容易爆发全面的危机

2014年俄通货膨胀率为11.4%,为2008年通货膨胀率13.3%之后的最高水平对俄罗斯民众的心理打击是非常强大的

俄罗斯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12月,俄罗斯物价水平上涨2.8%,其中食品类上涨3.3%,非食品类上涨2.3%,服务收费上涨2.2%

2014年全年,俄国内市场中,食品、烟酒及服务费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食品价格涨幅为:糖类产品价格上涨40%,米类作物上涨34.6%,肉类产品上涨20.1%,水产品上涨19.1%,通心粉制品上涨8.4%

受到最大威胁的是商业银行如果银行大面积破产,俄罗斯就破产了

企业大面积破产,俄罗斯是破产的结局;银行如果大面积破产,一样是俄罗斯破产的结局,俄罗斯央行改变不了什么

经济学家如松表示,货币危机就是一种绝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走入绝路货币危机的本质是信用危机,当一国的货币丧失了信用之后,这种情形基本是无解的所以,德国一战战后发生恶性通胀,只能发行土地马克,利用土地的信用缓解危机,源于任何法律或政府都丧失了信用,社会已经没有了公信力,无法给货币的信用背书,只能借助土地

上世纪80年代的南美危机,最终需要美联储出手相救才缓和,即便如此,也断断续续持续了十几年,在此期间,巴西、阿根廷 等几乎所有的拉美都发生了恶性通胀,持续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十年以上,经济猛烈倒退,社会剧烈动荡所以,一个国家管理不好自己的货币,最终会把过去很多年的经济成果丧失掉

如今的俄罗斯,唯有缓和和西方的关系,这样可以缩减财政支出,压缩财政赤字,同时借助国际上大经济体的力量,才能逐渐缓解危机,不具备这两条条件,已经难以走出恶性循环

德国、法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四国外交部长12日晚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会晤,商讨缓解乌克兰危机办法

而最新消息显示原准备在本月15日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举行的四国首脑会谈被延期,或将难产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前不久通过的俄联邦2015至2017年预算案,俄罗斯将大幅增加国防支出,而相应削减社会支出由此可见,在确保基本生活无虞的前提下,俄罗斯人已准备好勒紧裤腰带,跟西方阵营抗争到底

从战略层面看,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对外政策陷入难以消解的困境一方面,独联体国家因克里米亚事件对俄如芒在背,欧亚一体化进程遭受挑战;另一方面,西方对俄进行经济制裁和外交孤立,令俄陷入双重危机

如松认为,今日的局势之下,俄罗斯几乎根本就没有逃生的机会,如果说这是美国人的阴谋,在原油价格不能短期大幅反弹、而俄罗斯企业的现金流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即便将这个阴谋摆到桌面上,又能如何应对

到今天,很多人应该明白,为何上世纪80年代原油持续维持低价格最终造成前苏联的解体和卢布崩盘实际上那就是国家破产的典型范例

被逼到绝境的俄罗斯,战争也是一个选择,如松表示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