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重生凤舞九天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进入墟洞

2020-01-13 21:3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凤舞九天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进入墟洞

魔的血有了,鬼族的血大长老已经帮着解决掉,下面是血族的血和妖的血,想到血族的血,蝎子便想到了蓝堂宏宇当年喂到自己口中的血,那种悲伤绝望的感觉使得蝎子心有余悸,蓝堂宏宇说,血族的血是可以传递情感的,现在蓝堂宏宇已经有了自己的王后,一切都往着好的方向发展,她不愿因为几滴血再生什么事端,思来想去,她没有去找蓝堂宏宇,而是找了血族,一个和她接触较多的将军,找了几个血族的壮士,要了一点点的血。

蝎子前脚刚刚离开血族,蓝堂宏宇便从暗处出来,神情有些落寞,那位侍卫见蓝堂宏宇出现,立刻准备上前汇报,蓝堂宏宇只是竖起手,做了一个禁制的姿势,然后孤单的离家。

其实,蝎子一直知道蓝堂宏宇隐于暗处,她不戳破依然向那将军要血,就是想让蓝堂宏宇对自己死心,让他知道他的一点点情感,哪怕是融在血里的爱意自己都不想要,他们只能是盟友或者是普通朋友。

妖族的血是最好弄得,此时神凤殿里的一个独立殿宇中到处都走动着妖族的妖兵,妖的性情冷漠,彼此关心很好,加上蝎子对妖族一直没有好感,若不是蓝岂远硬是要贴过来,蝎子是不会邀请妖族做自己盟友的。所以,此番蝎子采用了最直接的方式,便是杀了一个最不起眼的小妖,放了他的血。

一切准备妥当,只待第二天天狗食月之时。

小五现在布阵的手法是越来越专业了。今日他特意换上了绣着八卦图案的黄色道袍,有几分张天师的风范,可是接触到蝎子疑惑的目光,又显得局促,不好意思,红着脸讪然道:“这是兵中将士给我准备的,说一定要显出我们鬼族的威风!”

“要想威风,你应该穿一身盔甲!”蝎子还没有发表看法,黑将军便抢着戏谑道。

自从来了神域,小五和小白打了几场漂亮仗。大长老和黑将军对他们两个的态度就变了。四个人之间的关系也熟络起来。

听到黑将军的话,小五顿时羞赧的低下头。

“我觉得这件挺适合你,你是用阵法的,又不打打杀杀。穿盔甲没有穿这个合适!”小白立刻上前解围道。

天空中的乌云开始悄无声息的朝着月亮靠拢。原本月明星稀的夜空。蒙上一沉厚重,渐渐的吞没的头顶上那轮圆盘式的月亮。只留下一圈圆圆的金色光晕。

天狗食月了,小五立刻拔出蝎子送的灵器宝剑。蘸了一些碗里收集的血,向四个方位各点一滴,紧接着抛出两颗灵石,只见灵石在小五头顶上旋转片刻,便落在地上的两个方位,同时发出极强的能量。

被点了血的地面开始告诉旋转,小五又用剑蘸了一些血,将剑高举过头顶,闭上眼睛,嘴巴不停的翕动,好似默念什么咒语,片刻之后,大喝一声:“结印!”灵石的能量瞬间化作两道光束,齐齐的射在小五的身上,在小五身上游走,眨眼间串到了闪着寒光的灵器宝剑剑身,化作一道血红色的光束,射向天空,从蝎子这个角度看去好像指着月亮圆盘中央,要将蒙在月亮上的乌云戳个洞,释放出月亮一般。

红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刺眼,紧接着便看见乌云散去,而红光染红了半边天。

此阵维持了近一柱香时间,蝎子除了看见红光便是红光,什么也没有,而一炷香后灵石就要失去功效了,蝎子也不知道换一颗灵石是不是会继续维持这强大的红光,还是要重新开始,若是要重现开始,蝎子还真担心小五能不能坚持,因为她已经看见小五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和惨白的脸色。

就在蝎子踌躇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一个旋转着黑色气体的墟洞从半空中出现。虽然,蝎子在现实中没有看见过墟洞,但是在藏书阁的书籍中看见过不少次,她一眼便能断定那就是墟洞。

“墟洞出现了,我们行动!”蝎子大喝一声,一把拎将小五拎起来,送到安全地带便毫不犹豫的向着墟洞飞去,可就在蝎子要进入墟洞的刹那,忽然一阵黑风吹过,蝎子的肩膀被人抓了一下,一个踉跄。

蝎子站稳身子,准备再次进入墟洞,灵石的能量忽然耗尽,变成了透明的白色石头,同时那红遍半边天的红光也消失了,墟洞在蝎子眼前消失。

蝎子懊恼的落回地方,心中疑惑,刚刚那阵黑风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人不愿自己进入墟洞,难道是神王的手下吗?神王真的有这般厉害的手下,连自己的精神力都感觉不到此人的存在?以前神王身边的暗卫自己是见识过的,并没有这般本事,那这个维护神王,阻止自己进入墟洞的黑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域十大长老和鬼蜮大长老、黑将军、小五、小白立刻凑到蝎子跟前。

神域大长老表情凝重的问道:“陛下,现在我们怎么办?”

“都怪我实力不济,若是我的实力再强一些,早点吸引墟洞前来,就不会因为灵石能量耗尽,而让那墟洞跑了!”小五羞愧的懊恼道,随即跪在地上,向蝎子请罪道,“圣君,你责罚我吧,都是我的错!”

“你的能量的确是差了一些!”蝎子目光凌厉的盯着小五说道,接着抬头命令道,“从现在开始我们神凤殿的丹药无限量供应小五,务必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晋级到最高的实力!我不想今天的事再次发生!”

大长老、黑将军和小白均是一脸羡慕的盯着小五,这到底是怎样的机遇,小五才有幸得了蝎子青睐。平步青云。神凤殿的丹药啊!真正的一药难求,没想到却让他无限量的吃,这得多大的造化成能拥有这样的机会!

十大长老也先是一愣,心中有片刻的不舍,可是回头想象,这样一个天才阵法大师,竟然输在自己低微的实力上,实在觉得可惜,而且更让人高兴的是,照这样的修炼。小五怕是不离开神凤殿!第一次不用自己开口便达到了目标。十大长老显得很开心。

蝎子此时可没有心思理会小五,她垂头沉思片刻,平静了一下自己不平衡的心里,闷声道:“好了。今天任务失败。我们得从长计议。先回去吧!大家都累了!”说完转身朝着神凤殿走去。

神王此时正在和紫菱公主颠鸾倒凤,经过几日的折磨,此时紫菱公主已经不成人形。丝毫看不出一点点以前公主时的模样,衣裙残破不堪,该挡住的部位一样都没有当初,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连原先红润的双唇,此时也黯淡成惨白色,头发蓬乱,原先头顶上的各式各样的头饰,东倒西歪,眼神空洞,好像已经没了灵魂一般,睁着眼睛,面无表情的任由神王在他的身上肆虐。

神王感觉体内的血管瞬间怒张,里面的血液好像要冲破血管的束缚,喷射出来一般,浑身充满了力量,神王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充实感,他真正体会到了自己是个王者的感觉。

身下的律动越来越猛烈,动作也越来越上,好像要将紫菱公主整个身体撞碎一般。

紫菱公主嘴角开始有血液出,下身也开始流出血来,顺着大腿内侧,一直流到脚环,长长的一条小溪,但是神王却好像没有看见一般,继续身下的动作,力道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成倍的加大,终于,在一声长啸中,神王结束了动作,放下那柔软无骨的紫菱公主。

紫菱公主躺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动,神王看都没有看紫菱公主一眼,便坐在一旁开始打坐,笑话刚刚摄取的阴气。

紫菱公主满眼的绝望,任由身下的血不停流淌,血液越流越少,紫菱公主的生命却失去的越来越快,最后在神王的漠视下,紫菱公主告别了魔王千方百计为她造就的魅的身体,临死前她看见黑暗空洞的黑色天空中,似乎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干净,帅气,不染一点纤尘,那是林宇的脸,紫菱公主很想伸手去抓,可是膀子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他连抓住林宇的能量都没有了,多么悲凉,她宁可当年魔君没有救她,没有给他魅的身体,若是那样,说不定在轮回道上他能赶得上林宇,可是,魅是没有轮回机会的,她只会烟消云散。

紫菱公主断气后,身体逐渐开始变得透明。

直到此时,神王才发现紫菱公主已经死了,可是他还没有突破,他阴气还没有采足,忽然一个疯狂的想法在神王脑海中应运而生,他立刻撩起长袍,为了采阴补阳方便,神王早就将裤子摔到不知名的旮旯,所以此番一撩起长袍,便露出了他坚挺的硕大,没有犹豫,没有任何停留,长驱直入,进入紫菱公主的身体,开始疯狂的律动。

“神王,你也太**了吧,竟然连歼尸都干得出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蓝岂远站在神王的身侧,一双奸邪的眼睛阴鹜的盯着神王,啧啧道。

神王不由蹙起眉头,这个人到底是谁?如何进入墟洞的?为何站在自己身边自己却觉察不到?心中充满了疑惑,可是他知道现在是最关键时刻,紫菱公主已经死了,他没有办法再短期内再找一个魅供自己修炼,那么这做的最后一次,便成了利用采阴补阳方法突破的最后希望,他没有理会蓝岂远,只是不断的律动身体,口中发出哼哼的声音,同时两只手粗鲁的揉捏这紫菱公主胸前的两团硕大。

蓝岂远似乎并不着急对付神王,他只是悠闲的看着眼前的活春gng,嘴角扬起狡黠的笑容。

尸体和活人到底存在着差异,神王已经很卖力了,可是始终达不到最**,突破不了身体的极限,神王有些着急,低头一下子咬住紫菱公主胸前的蓓蕾,不断都舌头来回舔,牙齿来回磨,鲜红的血从那蓓蕾出渐渐的流了出来。

蓝岂远摇摇头,又啧啧嘴道:“还真是残忍,你这样糟蹋紫菱公主,魔君知道吗?”

提到魔君,神王有些心虚,全鼎足大陆的人都是知道魔君疼爱妹妹如命,当年的大战也是因为他妹妹和神凤抢男人而引起的,若是让魔君知道墟洞里发生的一切,神王还真不敢想象魔君会做出什么事了。原来,他觉得自己肯定能够突破帝王九段,一点自己突破,就拥有者魔君一样的实力,届时魔君便不敢轻易将自己怎么样,加上自己和紫菱公主是结发夫妻,夫妻之间行夫妻之事天经地义,相信魔君也没有理由因为这件事将自己怎么样,难道他就不怕被整个鼎足大陆耻笑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首先自己对突破到帝王九段,已经没有刚刚来墟洞时的满满自信,其次,紫菱公主死了,她是死在自己手里,魔君定会知道,届时,魔君为妹报仇定会杀了自己。

神王原本一心修炼的心,开始变得凌乱,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要知道此时若是分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非但不能突破,还有可能走火入魔,或者是筋脉尽断,可是不管他怎么想静下心,始终做不到,心就像是无数个虫子在上面爬一般,很让人难受。

神往知道自己身侧这个浑身都透着邪气的男子绝对不是善男信女,他必须突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不给蓝岂远任何下手的机会和时间。

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大,随着动作的加大,神往体内的气血也开始不断快速流淌,那细细的血管已经承受不住那样的力道了,好像瞬间就会爆炸一般,可是此时神王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他顾不上什么安全不安全,会不会走火入魔,只一心想突破,非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动作越来越大。终于,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下的硕大缩成小小的,软趴趴的模样。未完待续。。

雅安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锦州市太和区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郑州专门治男科医院
无锡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