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应北京警方约请邕城反扒精英赴京支援奥运警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09:33: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应以公众参与破除改革最大阻力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报告(2013)》也曾表露:近六成人认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最大难点”来自的“部门利益”。担负国务院总理后,也多次指出要破除部门利益。可见,诸多改革能否取得成功,关键在于能否破除部门利益。其实,很多官员也承认部门利益是改革的最大阻力,但使人遗憾的是,破除部门利益的效果仍不理想。

破除部门利益的良策有很多,例如,部门立法致使部门利益法定化、固化,因此,舆论普遍建议以人大立法取代部门立法。再比如,由于权利边界不清晰致使部门利益难除,所以,如今有了“权利清单”。又如,某些部门权利过大致使部门利益膨胀,简政放权的目的就是削减部门权利。良策很多,不过,问题经常会反弹。部门利益仍是改革最大阻力,笔者认为,破除改革的最大阻力,关键在于公众参与。

如果在所有立法中,无论是人大立法,还是立法,或是部门立法,如果公众能够全程参与,具有比较充分的话语权,相信部门利益难以法定化。由于,只有公众参与才能确保公共利益公众化,而不是部门化。目前来看,完全取消部门立法不现实,那末,对部门立法,无论是部门规章,还是部门负责起草的草案,都应当让公众参与其中,在起草阶段就应当尊重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在制度草案正式通过前更需要公众“把关”。

类似于简政放权这样的改革,同样需要公众参与。那些行政审批项目需要保留,那些权利需要取消或下放,如果让公众参与决策,相信简政放权会比较到位,部门利益会被大大紧缩。如果简政放权落实进程给公众监督空间,也许不会有“肠梗阻”;如果改革效果由公众评价,某些部门想谋利益也没有机会。

进而言之,无论是立法还是改革,如果事前充分调研民意,事中充分征求民意,事后以民意评价为主,笔者深信,制度必然增加公共色采,减少部门色彩;改革必定增加公益含量,减少部门私利。但从现实来看,公众在很多立法和很多改革过程中的参与程度有限,即便公众有机会参与,也多是浅层次参与。在笔者看来,真正能捍卫公共利益的是广大公众,而不是某个部门。惟有让公众深度、全面参与所有改革和立法,公共利益才能最大化,部门利益才能最小化。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好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消肿用狮马龙活络油有效吗
颈椎病好治疗吗
关节积液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