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老君传人 第一三六章 血符

2020-01-16 19:4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君传人 第一三六章 血符

装甲车上,陈清新坐在那里,他已经脱下了身上的作战服,露出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在陈清新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更是肿的鼓起一大块,特别是陈清新胸口处,这个地方是被攻击的主要地方之一。

“嘶,还真的是疼啊。”陈清新坐在那里,赵韵雪正在给他上药,或者直接割开肿起来的地方放血消肿。

“还好少爷你在胸口放了龙鳞,不然的话,你的心脏就被震坏了。”赵韵雪说着在陈清新的淤青处轻轻的一划,血液直接流了下来。

“谁说不是呢。”陈清新看着夹在衣服夹层里的龙鳞,而且前胸和后背各一片。

“少爷,我们这么一直直播,会被一些人盯上,然后提前埋伏我们的。”赵韵雪擦掉了陈清新伤口上流出来的血,然后给淤青的地方撒上了药粉,陈清新从兜率宫里拿出来的。

“无所谓,而且我们正好可以用来适应这样子的高强度战斗,毕竟之后我们还要大战几万木乃伊啊,这个战斗的强度,可是我们有史以来战斗强度最高的啊。”陈清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接下来要是和木乃伊战斗,陈清新等人要面对的是数万的木乃伊,这战斗强度,和现在的一百多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少爷!”赵韵霜从车子里钻了出来。

“怎么了?”陈清新问道。

“上面发来范围图了。”赵韵霜说道。

“好,我知道了。”陈清新站了起来,动了动自己的身体,顿时一阵咔咔声响起,“啊,舒服啊。”

钻进车里,陈清新拿过了自己的平板,看着平板上的地图,此时的地图上已经多了一个红色的圆圈,看着这个圆圈,又看看了标在地图一角的比例,“什么意思?二十公里的范围?开玩笑吧。”

“嗯,就只能精确这么多了,只要进入这个范围,无人机就会出现故障,所以大概的范围就只能够精确到这这么大了。”梦萱说道。

“我……”陈清新无奈的把平板丢到了一边,“二十公里啊,这得找多久啊,看来要想办法弄掉这个障眼法了,等我们到了之后,应该就能够尝试破掉这个障眼法了。”

“主公需要我们的帮助吗?”赵云说道。

“不用,区区一个障眼法,我一个符阵就能够直接给破掉,不过要想弄出符阵就要很多的符纸,看来又要开始画符了。”陈清新从怀里拿出了自己的画符工具,看着放在那里的砚台,陈清新摸出了一把桃木剑。

看着手上的桃木剑,陈清新伸手拂过桃木剑,“对不起了!”说着陈清新的左手一把握住了桃木剑的剑刃,然后用力的一折直接折断了桃木剑,桃木剑顿时碎成了几块。

“少爷/主公!”几个人看着陈清新突然折断了手上的桃木剑,都是惊讶的看着陈清新。

“没事!”陈清新摇了摇头,然后看着被折断的桃木剑,以及自己手上被桃木剑的剑刃划出的伤口,陈清新的左手拿起了一块桃木剑的碎块,握在了手心,然后手开始不断的发力,全身的真气也汇集到了手上。

血液顺着陈清新的指缝流了出来,而在血液里还参杂着一些被捏成粉的木屑,把带血的手放到砚台上,带着桃木屑的血液滴到了砚台里,陈清新的右手拿起了朱砂墨,放到了砚台里,开始磨墨。

陈清新磨墨的动作十分的慢,朱砂和陈清新的血液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原本朱红色的朱砂,加上陈清新的血液,磨出来的墨水更加的红,而这种加了血,桃雷木,朱砂的墨水,被陈清新称为血砂墨。

磨得差不多后,陈清新停下了磨墨的动作,拿起了一边的毛笔,蘸了蘸墨水,就打算开始画符。

“血符!”几个人看着陈清新用血画符,也知道了陈清新要干什么,这是在画血符,还是用人血,一般在画符的时候,为了加强符的威力,都会加上鸡血或者黑狗血,也有加上人血的,但是加人血的话,已经很少有人这么做了,用血画符,对人体的消耗是十分大的,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死在画符的过程中。

但是陈清新就在要落笔的时候,却是停住了,伸手往符纸上一挥,最上面的紫色符纸上,多了一张银白色的符纸,陈清新已经能够画银符了。

“少爷!不可以啊,你会死的!”几个人看到陈清新画紫符并没有阻止,毕竟陈清新已经可以画紫符了,用血砂墨画的话,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银符的话,那就不一定了,陈清新有很大的可能会死的。

“拦住他们!”陈清新对着坐在身边的赵云说道。

“主公!”赵云看向了陈清新,赵云显然也是想要阻止陈清新的。

“拦住她们。”陈清新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主公!”赵云只能应了一声,然后来到了陈清新的身边,直接以一人之力拦住了柳燕她们。

“主公!”貂蝉看向了陈清新。

“不用劝我了!”陈清新拿着笔,直接落在了银符上,开始画了起来。

柳燕她们看着陈清新已经开始画符,全都坐在了座位上,开始画符之后,绝对不能去影响画符的人,会造成一些后果的,后果视画的符的等级来反应的,后果一个比一个严重,最重的有可能会直接死亡。

陈清新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银符,以及银符上不断蔓延的血砂墨,“师傅,这一次我要是失败了,我就有可能直接来看你了,你老人家可不能不认我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车子的人都在看着陈清新,陈清新要是出现什么情况,她们就会立马过去抢救,说不定能够保住陈清新的一条命。

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一整张的银符上,已经有着一道道的纹路,而此时的符文已经到了最后的一笔,这一笔成了,那就成了,这一笔败了,那就一切都败了。

几个人全都盯着陈清新的笔,视线随着笔动而动,这一笔,陈清新画的十分的慢,看着的几个人都感觉陈清新的笔没有任何的移动,但是陈清新却是真的在画。

当笔突然的离开符纸,几个人才反应了过来,陈清新成功了,血符画成功了,几个人都看向了陈清新,但是陈清新却是已经闭上了眼睛,手握着笔,似乎对于他画好符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

“这……”几个人互相的看了看,都不明白陈清新这是怎么了。

几分钟后,陈清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窗外的天空,“师傅,多谢你了。”

原来在陈清新画到最后一笔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要失败了,但是这是,他识海中的那一口仙气突然散发出了一道强大的真气,而陈清新也是进入到了一种顿悟的状态,这最后一笔他是怎么画下来的,他自己的都不知道。

回头看向了已经画好的符,陈清新伸手拿了起来,放到了一边,然后拿起了笔,蘸了蘸墨水,继续去画紫符了,他现在这个顿悟的状态,还在,他要抓紧时间画符。

“在我画好所有符之前,我不会再出去战斗了,到时候,你们就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陈清新边画着符,边说道。

“你……”几个人看着陈清新。

“主公你这一次要画多少的符?”貂蝉却是直接问道。

“一银符,辅以十紫符,一紫符,辅以十蓝符,一蓝符,辅以十黄符,这为一个符阵,共一银符,十紫符,百蓝符,千黄符,而且全都要是血符。”陈清新说道。

“你这么做会死的!”几个人听到陈清新所说的话,十分的激动。

“我会死吗?”陈清新突然笑了起来,而随着他的笑,一张紫符已经画好,被陈清新随手一挥,落在了银符的旁边,“我敢说,就算是我自杀,这个天地也不敢收我!”

“你……”几个人看着陈清新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纷纷的看向了车外的天空,这种话说出来,是要遭天谴的。

但是一切却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他们几个,或者是全世界的人,看到了让他们想不到的画面,原本没有任何云朵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云,而且这些云在不断的变化着,而随着变化,柳燕她们看到了她们记忆以来,最为震惊的一次画面。

天空中的云不断的变换着,几位传说中的存在,纷纷的显现了出来,观音,佛祖,最后就连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陈清新的师傅都出现了。

几个人看着空中三朵云所展现出来的样子,都看向了陈清新,但是却并没有看到陈清新,陈清新不知何时已经去到了车外,站在了车顶,看着空中的三朵云像,弯腰鞠躬,执弟子礼,心中默喊老君“师傅”。

空中的三朵云像居然转头看向了陈清新,然后似乎是很满意,还是怎么的,三朵云像慢慢的消失了,天空再一次的恢复了,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是这一个想象却被直播了出去。

陈清新再一次的引发了轰动,不是普通人,而是整个阴阳圈,佛教还有道教的人全都疯狂了,观音,佛祖,老君,这三位可是有着绝对高的地位啊,这一次居然三个都出现了,而且全都是因为陈清新,而且陈清新一拜,三朵云像全都消失,这不难想到,这三朵云像就是为了陈清新而来的。

宣汉县人民医院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宝山分院
赤峰最好的妇科医院
菏泽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台州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