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奥洛帕战记 第一百零六章 失贞

2019-12-04 11:27: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一百零六章 失贞

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

此时的圣城,正处于这种最为深沉的黑暗之中。雷暴骤雨虽已平息,但是恶臭脏乱的泥泞、潮湿闷热的空气,让这座已经沦为战场的城市如同坠入泥泽地狱。

废墟当中尸横遍野。那些有穿衣服或铠甲的尸体,是战死的圣军将士或人类平民;没穿衣服的裸尸就是被杀后变回原形的狼人;如果留心注意的话,那一堆堆尚未被风吹飞或被雨水冲走的灰烬,则是吸血鬼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城南和城东的战斗仍在持续着,城北方面的疏散行动渐渐显出眉目。

空间裂缝出现,白虎背着追击目标狼人的提斯穆和雷回来了。

“找到了吗?”乔伊卡问。

提斯穆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恶!”雷一拳打在地面上,“我们明明已经追上那头狼人了,可在它的嘴里却找不到哥哥的手指和戒指,剖开了肚子也找不到,鬼知道它什么时候转移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暗渡陈仓的骗局。”云迪道。

“骗局?”提斯穆皱皱眉头,问。

乔伊卡:“自从胖子的手指被夺走了之后,狼群的袭击逐渐放缓了,不论是来袭狼群的数量还是袭击的次数,都比之前远远减少……”

“就是嘛!那群没卵蛋的畜牲,就这么萎了,老子连汗都没出呢。”乔伊卡还没说完,就被无法尽兴厮杀的矮人打断。

“拜托,你让别人先说完不行啊。”云迪白了斯皮鲁克一眼,继续顺着乔伊卡的话说下去,“种种迹象表明,那些恶狼从袭击难民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那些难民本身,而是那枚空间储存戒指,准确来说,是藏在戒指里的那些‘星之秘匙’。现在戒指得手了,后继的袭击更像是在掩护撤退。”

半精灵想了一想,道:“可能性很大。如此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看来那些恶狼并不是被简单的野兽或魔兽的本能所驱使的,在它们背后肯定有人操纵,以至于在我们之中埋下自己人这一步也做到。”

说到这里,大家不约而同地望向奥尔黛修女和她的女学生,此时她们正聚在一起,向光明上神祷告。

“简娜姐妹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主啊,求您宽恕简娜吧……”

“我不知道这些修女是否真的被蒙在鼓里,但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问她们肯定得不到有用的情报。”乔伊卡说出他的分析。

“都怪我!星之秘匙交给我保管,可是我却把它们给弄扔了,哎哟……”卡修斯一激动,触碰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痛得他呱呱大叫。

“现在可不是追究的时候,夺走‘星之秘匙’的人,身份并不难猜测。”当着身旁那么多圣军士兵的面,云迪没有把话说得太清楚,“如果真是这样,安琪姐姐,您的工作量可要增加了。”

*************************************************

圣灵柩沐浴在灼眼的圣光之中。

天使的幻影将长矛刺进美力特迦尔的后背,变成无数光点,四周飘落着一片片透明的魔法羽毛。

“呜呜--嗷嗷嗷嗷嗷嗷……”

在光点和光羽的包围之下,美力特迦尔发出连声怪叫,在他的身上,出现了无数条透明的丝线,每条丝线都与一具棺材里的圣遗体相连接,魔法阵不停地转动,将圣-安琪以生命为代价召唤出来的光芒吸收进去,然后变成魔法阵自身的光辉。每一条丝线,都象征着美力特迦尔和一位教皇所缔结的神喻契约,每一副被丝线连接的水晶棺材旁边都会出现一个天使的幻影,天使们把手中的长矛一根根地往自己面前的遗体戳下去。

吸收了“圣痕”神力的魔水晶将这些魔力长矛判断为无害之物,没有抵抗地允许它们穿过,使其触碰到躺在棺材里的干尸体,连接着棺材与美力特迦尔相连的丝线断开,象征着他们之间的复合型神喻契约被终结。随着美力特迦尔强加的束缚被解除,锁魂珠上的光泽消失了,脱困的先代教皇灵体升上半空,从主物质界消失,尸体也迅速风化,变成尘埃。

当所有天使的幻影完成了任务,化成光点和光羽消失之后,辉光圣女也耗尽了她的生命,“啪”地一声栽倒在了地上,左手一松,神职权杖掉了下来在在地上滚动,而右手仍紧握着刺进自己心脏的短剑,丝毫没有任何放松。可见她的决心非常坚定。

“老--师--”

苏菲娅嘶声力竭,连爬带滚地扑向圣-安琪。虽然严重的内伤和虚弱的体力阻碍了她的行动,但她回到圣-安琪身边的决心。

圣女的面纱已经脱落了,这是苏菲娅第一次见到老师的容貌,也是最后一次。那是一副绝美的容颜,虽然已是徐娘半老的年龄,但即使与妙龄少女相比也毫不逊色。

牺牲之术耗尽了圣-安琪的生命力,她倒在血泊中安祥地死去,只留下满足的笑容。恩师就这样离开去了,连一句遗言都不曾留下。苏菲娅抱着渐渐冰冷的尸体,泪水如同雨珠般泼撒而落,她是如此的悲伤,以至于张开了嘴巴却发不出一下哭声。

“苏菲娅……”欧文看着她那悲痛欲绝的样子,仅能远远地轻声呼唤,而没有前去安慰。

一来为了阻碍美力特迦尔,欧文的身体也负了重伤;二来是他相信苏菲娅一定能够自己走出悲伤。这种刻骨铭心的丧亲之痛,欧文也是深有体会,作为过来人而言,他知道此时任何外人都帮不了苏菲娅,只有她自己撑过来。

“可恶!可恶啊……”

虽然被解除了与历代教皇之间的复合契约,但美力特迦尔并没有死去,他只是变得非常衰老而已

。干枯发黑的皮肤、斑白稀疏的头发、沙哑的声音、萎缩的肌肉,很难相信眼前这个行次就木的老头子,就是之前那位强壮而年轻的圣骑士。

与先代教皇之间的复合神喻契约,提供了美力特迦尔强大的魔力和漫长的寿命,一旦有教皇的遗体作为被替身被消耗掉,美力特迦尔就会得到了教皇的魔力从而使自己实力会得到大幅提供提升,但相应的,他也会因为损失掉从那位教皇处借来的寿命,而使身体老化。当所有复合契约全部被解除了之后,美力特迦尔也还原了他的真实年龄--作为一个活了两千多岁的老怪物,此时的这个样子才是他的真面目。

“什么?”看到美力特迦尔,欧文有种从心里凉出来的感觉,并不是美力特迦尔那苍老的面貌有多吓人,而是在后者身上仍然有若干丝线没有断开,被丝线连接的教皇遗体也没有消失,这些幸存下来的丝线总共有13根,也就是说,即使圣-安琪拼上了性命,却还有13个复合契约依然没有被解除。

“好可惜啊,你们差一步就成功了。”虽然变老了,但美力特迦尔没有改变他那狂傲的语气,“说实话,我也被吓了一跳,这个圣女竟然不是处子之身,无法将辉光圣女实力彻底发挥出来。”

美力特迦尔说出来的这句令人意想不到的话,让沉浸于悲伤中的苏菲娅不禁为之震憾:“处子之身?!”

“身为光明教庭的圣女竟然会失贞,这份猥亵要赎多少罪啊?”

“你……你闭嘴。不许侮辱安琪老师!”

“侮辱?哼!我只是把真相说出来而已。而且我大概能猜到让这位圣女大人失贞的罪人是谁了,应该就是这位窝囊废教皇的野种儿子吧。”美力特迦尔指向倒在地上的当代教皇弗里奥一世的尸体,“这应该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两父子都是这个德性。不过这样也不错,公公和儿媳死在一块,去找那儿子共聚天伦,其乐融融。哈哈……”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美力特迦尔的猜测却绝非空洞来风,刚才圣-安琪能够使出帕特宁的独特剑技“神圣剑?玫瑰之刃”,虽然这不能说明什么,却很难让人不将这两人的关系作进一步联想。

“你闭嘴!”

接二连三地对恩师进行侮辱,苏菲娅再也忍受不住了,一股超然庞大的能量突然从她体内涌出,冲破了她手腕、手掌处的皮肤,从裂开的伤口处泉喷而出,充满了圣灵柩里的每一个角落。

“那是……啊!”美力特迦尔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在这股强大能量的压制之下,倒在了地上,身体无法动弹。

“这是‘圣痕’!”欧文虽然只见识过苏菲娅施展过一次这种力量,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可美力特迦尔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不可能的,她的‘圣痕’力量明明已经被吸干了。”

“你太肤浅了。那几块魔水晶夺走的只是苏菲娅最表层的‘圣痕’而已,这小姑娘的蕴藏的潜力远远超出你的想像。”说话者是吸血亲王,作为苏菲娅的手下败将,亲王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说这番话。

顺便说一下,此时吸血亲王的面貌比美力特迦尔更加骇人,虽然他在长矛刺下之前及时从美力特迦尔身边离开,但散射开来的圣光还是把他的左半边身灼焦。

“不、不……”美力特迦尔无力的哀嚎着,可他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徒劳无功。

然而,支配着圣灵柩的“圣痕”神力仅维持了数秒,然后就突然消失无踪。苏菲娅摇摇欲坠,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在她手上悬花一现的圣痕也不见了。欧文一个箭步冲上前,将苏菲娅护入怀中。

恩师逝去的悲痛,沉重的伤势,以及力量的大幅透支,拖跨了这位少女。

“休息一会吧,苏菲娅,剩下的交给我了。”欧文轻抚着苏菲娅稍显凌乱的秀发。

兵团九师医院预约挂号
盐山县人民医院
汉中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福建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