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情意绵绵丹!

2020-01-16 19:4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情意绵绵丹!

一方厚土。

“我问你,可要成为我夕红颜的夫侍?”张扬肆意的红衣女子望着眼前身穿一袭俊逸青衣但却浑身血淋淋的男子,眸底闪过一抹冷色,厉声问道。

耳畔飘过一丝娇媚的女声,云清眨了眨迷离的桃花眸,唇角紧紧抿住,心底充满了厌恶和不屑,根本不愿意搭理这个无耻的魔女。

得不到云清的回答,夕红颜眸底闪过一抹怒色,手上的打神鞭无情的再次扬起!

打神鞭确实是一件不错的法宝!云清只觉得那魔女的每一鞭都像击打在他的神魂上,那疼痛简直达到了撕心裂肺的程度!失血过多,云清的神智正在涣散,喉咙都干渴得快要冒火了!

自从三年前,尧尧,他的主人消失在石碑镇的上古洞府,他就一直在整个修真界寻找她。至于不少外界修士暗地里猜测尧尧已经陨落,他是不屑一顾的,毕竟他和她可是有着密切的联系的!云清不止一次庆幸,他和她有着主仆契约,因为他可以清楚的知道她还活着!

记得当初,得知尧尧没有从上古洞府里出来的消息时,云清整个人就像三魂不见了七魄,觉得人生了无生趣,浑浑噩噩的过了好一段时日!

直到再次遇到了撒旦大爷,见到他眸底的异色,云清才猛然醒悟,他和她之间可是有着主仆契约的,尧尧要真是有了好歹,他又怎么会安然无恙呢?

至此,他振作起来,不顾父亲的反对,凭着直觉,在修真界各种险地去找寻尧尧!可惜的是,他一直找了三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心心念念的她!

后来,云清想到了石子安的猜测,便打算往邪修界去碰碰运气!他凭着家族的秘诀,在邪修界找寻了半年多都没有被发现。

直至他来到地冥界,在一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中,被尊魔门的魔女夕红颜识破,然后落到了如今不堪的境地!其实,他此次来地冥界,一方面是为了寻找尧尧的行踪,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找寻解开尧尧交给他的那个木偶傀儡灵魂束缚之法的法诀!

夕红颜在第一眼的时候就看中了云清俊逸风流的容颜,不顾他正道门派的身份,誓要纳他为她的第三个夫侍!可心中早已有所念的云清哪会答应夕红颜的逃命条件,在他心中,就只有那个清灵如玉、心性纯净却又坚韧不拔的女子才值得他相守一生一世!

夕红颜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被她的美色所惑的男子,在求而不得的情况下,她对看似风流倜傥实则孤高清傲的云清更加的不能放手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她的第二个夫侍也是个硬骨头,后来还不是在她的非人手段下变得服服帖帖!想到这,夕红颜便打算故技重施,先在无情冷酷的狠虐他一番,然后又替他施药疗伤。通过一个大棒一颗红枣,让他知道她心中的无奈和对他的深情厚义!

谁知道她一贯的手段竟然不起作用,在恼羞成怒下,夕红颜便把他绑来了一方厚土,打算在众人面前,狠狠的鞭打他,彻底的击溃他的自尊,然后再用一些手段,让他的心里眼里彻彻底底的都是她!虽然很恼怒云清的不知好歹,但因为他俊美非凡的容颜和极佳的天资,夕红颜还是挺怜惜他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挑可以加快修士伤势痊愈的一方厚土!

云清一早就知道落到杀人不眨眼的邪修手中,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但是如今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逝,他还是很不甘心,因为他还没有找到那个他一直牵挂在心的女子!

云清心底还有一丝遗憾,遗憾就他快要死去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跟她诉说过心底对她的想念和爱意!

不过没有说过也许会更好,尧尧是一个善良的女子,没准他说了,他就会成为她心中的负担,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云清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弧度,尧尧,如果我真的死去,你会记得我的吧!毕竟我可是你最忠心的小弟啊!

见到眼前的男子身上的气息愈加虚弱,再睨见他唇角那一抹让她烦躁莫名的笑意,夕红颜皱了皱如月牙般的秀眉,不自主的捏紧手上的打神鞭,心头的暴戾正在肆虐,哼,她如今正卡在元婴后期巅峰阶段,就差一个上好的男子炉鼎了,本来她还是挺舍不得用这样的极品货色的,但既然他这般不知好歹,就不要怪她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察觉到夕红颜身上散发出的滔天杀意,姬晓尧再也忍不住,倏地拦在了她的前面。

突然见到有一名长相清秀的元婴期男子拦在夕红颜面前,夕红颜身后那一位长相阴柔的脑残粉瞬间变得阴森不爽,阴测测道:“这是哪家没有拴好的恶犬?竟然敢无视我们尊魔门尊贵无双的大师姐!”

“小子,竟然敢插手我们尊魔门的事情,我看你是活腻了吧?”两米高大的壮汉也面露愤恨,他脖颈上的五阶银芒毒蛇也跟着他的话语发出威胁似的“嘶嘶”声!

被清秀男子那么一阻拦,夕红颜心头的杀意顿时消散不少,眸光不着痕迹的扫过绑在青黑石圆柱上鼻若悬胆、唇若涂脂、眼神迷离、媚态毕现的男子身上,心底还是极为的不舍,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想要的男子啊!

想到这,夕红颜不由收敛了身上的杀意,狭长的凤目散发着凌厉的冷光直直的射向突然冒出的清秀男子,唇角却含着一丝柔媚的弧度,说道:“不知道这位公子在尊魔门的地盘,阻拦本女子惩罚修真界的歹徒,意欲如何?”

夕红颜可谓是话中有话,一是提醒清秀男子他所在的地方可是她的门派―尊魔门所管辖的区域,二是点出了云清可是修真界的修士,他所作出的维护行为可是有背叛邪修界的嫌疑!

姬晓尧顶着一张清秀的男子皮囊,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说道:“夕姑娘,你就是给小的一百个胆,小的都不敢在尊魔门撒野啊!”

夕红颜眉头一挑,阴柔男子瞬间会意,不屑的问道:“是吗?那你如今的行为又该如何解释呢?”

在阴柔男子释放的暴戾血腥气息下,姬晓尧假装不力,脸色苍白的倒退了一小步,然后愈加谦卑的说道:“小的只是想要替夕姑娘一解烦恼而已!”

“哦,不知道公子打算怎么替大师姐解决她的烦恼呢?”阴柔男子眯了眯猩红的眼眸,不耐烦的问道。

闻言,姬晓尧得意一笑,然后在阴柔男子不耐烦的杀人眸光下神色不由一颤,继而极其猥琐的说道:“小的在一个名叫【寻欢】的小门派中得了一颗六品的灵丹【情意绵绵】。听说只要吃下它,就能让世间最贞洁的女子爱上与她欢好的那名男子,哪怕那名男子是她的杀父仇人!”

“所以呢?”听到这,夕红颜秀眉一挑,倒是起了兴趣,扫了一眼已经撑不住昏阙过去的云清,继而意味深长的问道。

姬晓尧假装十分不舍的从空间戒中掏出一个白玉丹瓶,继而咬牙把它送到夕红颜面前,说道:“小的想要把它送给夕姑娘,好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见到夕红颜不把白玉丹瓶接过来,阴柔男子很狗腿的对她一笑,继而一把躲过白玉丹瓶,唇角扬起一抹恶劣的弧度,说道:“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知道这位公子到底对我们尊魔门怀揣着怎样恶毒的心思呢?”

听到阴柔男子诛心的话语,姬晓尧一张清秀的小脸瞬间惨白起来,好半饷才咬牙弓腰低着头,坦白说道:“实不相瞒,小的名叫林晓,本是隔壁界域罄空界的一名自由自在的散修,因为在战争边缘地带得罪了无双宫的崔长老,不得已,只得狼狈的返回地冥界,希望能寻得尊魔门的庇护!”

闻言,夕红颜只是神色莫测的看了姬晓尧一眼,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从阴柔男子手中接过白玉丹瓶。才揭开丹瓶,夕红颜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灵丹气息,再看了一下那颗黑漆漆灵丹上的纹路,妖娆的脸颊闪过一抹喜意,说道:“真的是六品的灵丹!三师弟,你可是门派的炼丹大师,你看一下,这可是六品的【情意绵绵】?”

“说实话,师弟不曾听说过【情意绵绵】这种灵丹,但是师弟却从中嗅出了里面有赤精木芝、天青地花、灵烛火果等具有驯魂催情的灵植,这丹药应该是不假!但是此人来历不明,若是他怀了歹毒的心思,若是师姐贸贸然让你的夫侍服用,怕是不妥!”阴柔男子在夕红颜面前,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正常的靠谱状态的!

闻言,一直低着头的姬晓尧不由后背一凉,那阴柔男子竟然是一名炼丹大师,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幸得她给出的灵丹虽然不是她胡扯的那般,但却也是有着相似功效的!

咳咳,她能说,她给的其实是她在地狱林随意捣鼓出来的六品【灵宠乖乖丹】咩!

合肥长淮医院电话多少
武汉民生医院好吗
包头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怀化治白癜风费用
汕头哪些医院割包皮过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