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苦夜 八十五 杨劲

2020-01-17 16:1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八十五 杨劲

“七十年修为?”火元儿毫无顾忌的大笑出声,“你连七十年修为都拱手让出,以他目前仅仅煞魂境的修为,还説自己的目的不是夺舍?”

面对火元儿的步步紧逼,杨劲一时语塞,“这……这……我绝不是zhègè意思,只因我现在肉身已毁,只剩了这一diǎn灵识,若非神光护佑,只怕用不了几时我就会彻底的灰飞烟灭,而且献出修为,我还如何夺舍?”

火元儿转为冷笑,“你这説的倒还像是一diǎn实话,冲击舍尊境弄到你zhègè程度也够狼狈,没有肉身,就算是七十年的修为对你而言也是没用,而你想要huifu如昨,除非夺舍,否则,哼!便要有惊天地的造化才行。<-.”

杨劲的双眸中突然闪过一抹jidng,对火元儿也恭敬了许多,声音颤抖的问道:“公子的意思,是説我还有huifu的希望?”

火元儿轻蔑的瞟了杨劲一眼,“你jidng个什么?以你现在的状态想要huifu,除非在半月之内夺舍成功,而这里能成为你夺舍目标的,也只有他!”説着,火元儿伸手一指陈素,双眸却紧紧盯着杨劲的脸庞。

杨劲闻言又向着陈素跪拜了下去,却被陈素一把拉住,老眸中隐现泪光,“我与恩公非亲非故,若非恩公这些天来以神光滋养,我怕是连现在这一diǎn意识都不会苏醒,又岂能心怀歹意?”

“哼!”火元儿蛮横的dǎduàn了杨劲的话,厉声道:“你以为他是好人?你以为他的本意是要救你么?他只是见你还有些修为,所以把你当人傀炼化了而已。”

听了火元儿的话,杨劲双眉斜挑,不fuqi的説道:“恩公当然是好人,我虽然不懂神修,却也知道人傀之法之所以被定为禁术便是因为手段残忍,想要炼制人傀,必先抹杀其意志,可是恩公非但没有趁我疯狂之际抹灭我的意识,反而还将我置于神光之中,否则我万万没有苏醒之日。”

“哼!”火元儿听了,脸庞上显出一丝恼怒,随即他手臂一摆,一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双翼展开几近丈许,“我看你还能口慈心狠到什么时候!”

陈素眼见火元儿与杨劲争论不休,心中也在不断的嘀咕,火元儿的心意他十分明了,这家伙是在扮恶人,毕竟二者在某种程度上也算心意相通,火元儿是dānin自己会为杨劲所害,不过看杨劲的样子,又不像歹毒之人。正犹豫之际,却见火元儿放出了那只尸阴蝠,此蝠便是他们前些日子得自杨劲的石冢之中,想不到短短时间竟被火元儿养到了这么大,尸阴蝠双爪之上寒光夺目,如果真的对着杨劲抓下的话,恐怕以他现在这虚弱的状态,还真的承受不住,“火元!”陈素忍不住一声厉喝。

火元儿却是不为所动,不成想杨劲也上来拗劲,向着尸阴蝠把头颅一昂,宛然一副大义凛然之态,“既然恩公不肯信我,我便死在此地表明心意。”説着,他右掌中抛出了一枚豌豆大小的光diǎn,光芒已经黯淡,“这里面有我们留音宗修炼的秘法,以恩公的悟性,必然不会让我七十年的修为白白浪费。”

“死到临头还嘴硬!”火元儿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尸阴蝠也凶狠无匹的扑了下来。

“嘶!”巨蝠一声尖啸,不过眼见它落到杨劲头dǐng丈许远近的时候,双翼一扑,竟转了方向,弄的三人皆是一愣。陈素看向火元儿,以为是火元儿让它改变了方向,可是看火元儿满脸惊异的yàng,似乎又不像。倒是杨劲,缓缓的瞪大双眸看着那尸阴蝠,巨大的尸阴蝠竟对他露出了一副亲昵之态,杨劲端详了半晌,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墨?”他试探的喊了一声,不成想那尸阴蝠竟想癫狂了一样扑了过去,一下子将杨劲扑倒,硕大的nǎdài在他身上蹭个不停。

原来这尸阴蝠眼力极差,平时都是靠着自己所发的音波探测环境,所以刚刚它被火元儿唤出的时候,并没有觉察到目标竟是杨劲,直到相距丈许,才突然止住,而杨劲喊出了小墨之名,更让它jidng万分。

火元儿见尸阴蝠跟杨劲亲昵的yàng,眉头微微皱起,看了一会,忍不住一声清嗽,那尸阴蝠如遭电击,这才想起来火元儿就在身旁,吓得它猛然从杨劲的身上弹起,战战兢兢的立到了火元儿身旁,就像做了错事的孩子,火元儿盯着它看了一眼,尸阴蝠吓得一动也不敢动。随后杨劲站起身来,对着火元儿恭恭敬敬的一揖,“多谢火公子收留了小墨,原本我还dānin它已死于混乱之中,没成想它不但好好的活着,竟还长到了这么大。”説罢,杨劲苦笑着看了那有些张惶的尸阴蝠一眼。

“你叫它小墨?”火元儿又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尸阴蝠,巨蝠浑身漆黑,到跟这名字相称,杨劲笑着diǎndiǎn头,“是的,进入石冢之时,我在甬道中放了数千只血蝠,这也是我们留音宗的规矩,后来我发现这小墨跟其他血蝠有些不同,俨然就像是首领一般,所以时间久了我就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

“放养血蝠?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回火公子的话,这是祖师留下来的规矩,具体为什么,我也不大清楚。”

火元儿听罢一摆手,尸阴蝠有些不情愿的飞起,又对着杨劲一声嘶鸣,火元儿这才jiu问道:“杨劲,另外我还有一事不明,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明明应该已经晋入了舍尊境,怎么刚刚你又説自己是自爆身解?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

杨劲的脸色明显有些变化,犹豫了片刻,长长的一声叹息,“杨劲对恩公説谎,还望恩公原谅,只因这其中乃是家丑,实在难以对恩公启齿。”

“既然前辈有难言之隐,陈素自然不该过问。”陈素对着杨劲一拱手,表示谅解。

“哼,这就开始撒谎了,让我们如何相信你?”火元儿仍旧穷追不舍,杨劲wunài,面露凄然之色,“火公子説的不错,杨劲确实不该有所隐瞒。”随即杨劲念及往事,缓缓道来:“想我杨劲驻足丹元境巅峰几近三十年,三十年来我都因为dānin身解失败,不敢去尝试突破,一来因为杨劲贪恋红尘,二来jiuhi放不下宗门事务,后来眼见两个孙儿长大成人,长孙更是天赋异禀,资质过人,几番犹豫之后,我最终决定闭入石冢冲击舍尊境,起初的两年,我在石冢中仍然难下决心,外边长孙日日祝祷,我在石门后也听得一清二楚,只是相闻不能相见,后来我终于下定决心突破生死,却不成想,就在我刚刚进入舍尊境最为彷徨的时刻,有人带来了一个噩耗,説我的大孙儿已经为人所害。”

“哦?”火元儿yihu的问道:“你那石冢,寻常人有怎么进得去?”

杨劲苦笑一声,“当然不是寻常人,此人jiuhi我的二孙儿,他禀报了哥哥死亡的消息,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一掌拍在了我的膻中穴上,当时我只觉得内元散漫,神志不清,昏死过去,他必是以为一掌要了我的性命,这才仓惶逃走。昏迷数日之后我渐渐转醒,但是体内的元力冲击经脉让我无法控制,本来刚刚踏入舍尊境力量就难以驾驭,长孙身死,二孙背叛,悲痛交加竟使我走火入魔,神迷意乱。”

“那你的二孙子又为何要这么做?”

“这一切都是为了祖师留下的留音秘典,二孙多次央求我,我都没有将秘典传授于他,他一定是因此而心怀怨恨。”

“留音秘典?”陈素沉吟了一下,那不jiuhi被左益跟杨冉拿走的书卷?

“留音秘典是我们留音宗的至宝,乃是祖师全部心血所凝,代代相传自然成了宗主的信物,説到底都怪我太过宠溺zhègè孙子,从小到大,他什么事都要比哥哥强,我也是一味的满足他,只不过我心里知道,如果想要光大留音宗,却必须要靠长孙,故此在留音秘典这件事,我始终没有答应他。只想着待我晋入舍尊境出关之后,便将秘典传于长孙。”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往事。”火元儿听罢不由得唏嘘感慨,情之为物,真让人琢磨不透。

“哎呀!”杨劲突然一声惊叹,“瞧瞧我,啰啰嗦嗦的説了这么多,也不知耽误了多少时候,恩公,如果你再不将我这仅存的元气收取的话,恐怕就要白白浪费了。”

“这……”陈素不禁感到有些为难,杨劲辛苦了多年所练就的修为,他怎忍心白白收取?

“难道恩公还不放心?”杨劲极为诚恳的説道:“我杨劲已经到了zhègè状态,如果再被恩公收了修为,断然无法进行夺舍之事。如果恩公不放心的话,大可以将我这一缕残识驱出辟空之外,不消三日,我自会灰飞烟灭,而恩公收了我的修为,杨劲也算是报了恩,心中对恩公便无亏欠。”

“前辈您误会了。”陈素赶忙解释,却被火元儿dǎduàn,“蠢小子,你不用再为他kǎlu了,如今他肉身已毁,这修为对他再无用处,我刚刚已经説过了,他想huifu,除非夺舍。”

杨劲苦笑一声,“我可记得火公子刚刚説的话,夺舍之外,还有他法。”

火元儿一愣,随即表情变得精彩起来,“夺舍之外,确实还有一法,不过那可是要大造化,除非五行齐聚,帮你重塑肉身!”

吴兴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内黄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东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治牛皮癣昆明哪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