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九死医生 第三百二十一章 甜美女郎的忧愁

2020-01-16 17:32: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死医生 第三百二十一章 甜美女郎的忧愁

由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考虑到许卓长途旅程刚刚结束,再赶到几百英里外的哈佛大学就太晚了,所以,艾米丽建议许卓现在纽约住上一晚,等明天一早,再前往哈佛大学。

“到时候,我会亲自驱车送您过去的!”艾米丽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令许卓惊奇。对此,艾米丽嫣然一笑,解释道,她曾经在中国旅居过一段日子,还当过外教,对中国的很多地方都相当熟悉,不仅她,她公司的许多同事,都去过中国,或多或少会说几句蹩脚的中文,而她的中文是最好的,所以她的老板指定她来接待许卓。

而通过艾米丽的口,许卓更是知道,杰克夫妇居然还是中国通,对于中国很向往。

“许先生,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先带您去酒店吧!”艾米丽邀请许卓上车,说道。

“不用叫我先生这么客气的,直接喊我的名字就行了!”许卓说道。

“好吧,亲爱的许!”艾米丽冲许卓一笑。

上车之后,许卓发现,这是艾米丽的私车,因为里面充满了淡淡的香味,还有很多女孩子的装饰物,而整辆车子也只是普通的家用车,若是杰克公司的商务车的话,应该会很豪华。

见到许卓打量她的车子,艾米丽就笑:“公司的车刚好派出去接一个客户去了,所以,我只好动用自己的车了,千万别嫌简陋噢!”

许卓也笑,道:“坐女孩子的私车,已经相当荣幸了呢!”

“呵呵,说真话,你还是第一个上我车的陌生男人!”艾米丽开玩笑说道,碧眸盈盈瞟了许卓一眼,媚`骨天成。

“是吗?真的吗?简直太荣幸了!”

突然,艾米丽的响了起来,接通之后,艾米丽很是生气地冲对方吼了几句,艾米丽长相甜美,很有知性美,与许卓接触以来一直都是表现得十分温柔,但是这一刻,却恍若化身成了暴龙一般,脾气相当暴躁,看得许卓不由一呆。

不过,他听力敏锐,仔细聆听了几句,那头是一个男子,说话的时候夹杂了不少俚语,许卓英文蹩脚,头一次来美国,便只听了个大概,大约是对方想要向艾米丽要钱,艾米丽说没钱给,生气地拒绝了!

掐掉,艾米丽见到许卓发愣地看着她,不由也十分不好意思,一边开车,一边轻咬红唇说道:“那是我弟弟,唉~,真是不成器!我都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估计还年轻,不懂事吧。”人家的家务事,许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安慰道。

“不是不懂事,是相当不懂事,你不知道,他居然……”艾米丽话说一半,又咽了回去,很有种恨其不争的感觉。

既然对方不方便说,许卓也就不追问了,每个人都有隐私。只是,再看向艾米丽时,许卓突然发现,这个金发女孩儿着实有几分可怜的,神色之间不时显现出无奈以及心力憔悴的感觉,心说,难怪她嗓音略微沙哑,估计是替她那个弟弟操碎了心吧!

不过,那小子有这样一个姐姐,也算幸福的。

天色黑了下来,车水马龙,各种灯光璀璨,摩天大楼一栋接一栋,立交桥一层盖过一层,纽约市不愧是世界第一大都市,俨然钢铁丛林,给人无边无际的感觉。

艾米丽定的酒店位于一条大河边上,风景还算秀丽。

办理好入住手续,来到房间内,拉开窗帘,就能俯瞰外面的滚滚河流以及璀璨的国际大都市夜景!

艾米丽身材高挑,金发若瀑,蛮腰纤细,即便是平平无奇的职业套装也遮掩不了她曼妙的曲线。

她看着外面的夜色,整个人宁静了许多,向许卓介绍道:“这是哈德逊河,世界上每一座伟大的城市,必有一条伟大的河流孕育和滋养,如泰晤士河孕育了伦敦、塞纳河滋养了巴黎,我们纽约也有一条哈德逊河,正是这条母亲河的哺育,才有了这座城市的繁荣与昌盛。”

“你真是一个称职的导游!”许卓夸赞道,因为一路上,艾米丽已经向许卓介绍了许多沿途的风景,都是引经据典,颇具文采。

“呵呵,难道我不是一个美丽勾魂的导游吗?”艾米丽见许卓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甚至眼神也不像其他男人那般往她身上性`感的地方瞟,就促狭心起,想逗弄一下许卓。

许卓笑了,认真地说道:“你很美!”

“好吧。你是一个很传统的东方人!”艾米丽轻叹,不过,对许卓的这种君子行径还是很欣赏的。她主动诉苦,说是在平常工作中,常常有一些客户毛手毛脚,占她便宜。要不是看许卓老实,都不敢孤身将许卓带进房间来呢。一般都是送至房间门口就赶紧离去的。

许卓表示同情,建议她学一些格斗术,防狼术,要懂得自我保护。

“我当然学了的啊,我很厉害的好吧,你虽然身高不错,看起来也很强健,但扔在西方人群中,还是属于那种比较清秀纤细的,你可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噢!”艾米丽摆了个搏击擒拿的架势,开玩笑道。

许卓也乐得配合,笑道:“小生初来咋到,还请女侠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以后但有人欺负你,你就躲我后面,姐姐保护你!”艾米丽拍着胸脯说道。她酥`胸`高耸,这一拍,顿时有种惊涛拍岸的感觉,令许卓的眼皮都不由跳了一下。

艾米丽嘴角翘起,略微有些得意,正要再调`戏许卓几句,却突然响了起来,艾米丽一接,顿时又是花容大怒,叽里咕噜冲那头的男子骂个不停,那头仍旧是上次那个男子的声音,是艾米丽的弟弟。

只是,这次,艾米丽的弟弟多了几分哀求和嚎叫,嘶吼,隐隐的极度痛苦的感觉,许卓听力敏锐,隐约听见,不由心中一动,猜测出了什么。

“好了好了,我马上赶到!我真是受不了你了!”艾米丽挂了,原本带笑的脸庞现在满是愁容,冲许卓说道,“许,我有事先走一步,明天早上我再过来,驱车送你去波士顿吧!”

说完,身形俱疲地朝门外走去,十分地忧愁。

后面,许卓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艾米丽只以为许卓是送她出门,但是哪里想到,出了门之后,许卓还是跟着她。

“怎么?”艾米丽回过头来望着许卓。

许卓淡淡道:“我陪你去吧。你一个女孩子,又是夜晚,很多事情不方便。”

艾米丽原本是觉得麻烦许卓不好的,但是想想许卓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她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办,带上许卓好歹是个伴,能帮忙出出主意,就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往楼下停车场而去。

上了车,艾米丽开始爆发,急速飙车。

晋江市医院
天津市南开医院
治疗白癜风四川哪家医院好
衡水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天津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