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拳灭天穹 第一百零三章 小巫女

2020-01-16 21:12: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拳灭天穹 第一百零三章 小巫女

洛轻云整个人立马扑到了滚烫的水中,大声呼救道:“救命呀!救命呀!”她在滚烫的水中不断挣扎,不是因为水的温度实在太高,以致洛轻云觉得很难受,而是洛轻云根本不会游泳,跳进了水里发出大叫也是人类的求生本能。

“咦?”经过了几秒钟的挣扎,洛轻云发现原来这些水的深度也只不过一米左右,如果自己站直,刚好淹过下半身而已,她长吁一口气道:“原来水这么浅,刚才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可能是皮肤也适应了水的温度,洛轻云觉得这水虽然烫,但是泡起来也挺舒服的呢,就在此时,一样东西轻轻地贴在了洛轻云的后背处。

一种十分不舒服感觉迅速产生了,但是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有许多条蜈蚣在背后攀爬咬噬;又好像又许多虫在背后转来转去,总之,这种感觉使洛轻云感到又惊又怕。

洛轻云马上挣扎起来,企图摆脱背后这个不明物体。

但是不能!因为那东西在传来诡异感觉的同时,也传来了一种奇妙的力量,此刻,洛轻云身上所有关节都好像涂上了水泥一般,僵硬得就算想弯曲一下7dǐng7diǎn7小7説,也变得十分困难。

怎么办?洛轻云很害怕,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滑过面庞,流到下巴,然后掉进水中,发出“嗒”的一声,虽然这种声音很细小,但是在这种精神紧张的时候,这个“嗒”的一声却显得十分响亮。

现在是什么情况?到底我后面的是什么东西?他是怪物还是人类?他究竟有什么目的?难道他要惩罚我偷进这里来?难道他也是来捉我们的士兵之一?难道……

洛轻云在脑中不断分析,一个又一个问题不断在脑中呈现,但是洛轻云想出这些问题,并不是因为她想知道问题的答案,而是希望利用这些自己肯定不知道的问题来令自己分神,不要在意背后贴着东西的事情,缓解一下害怕的情绪。

但是这种企图失败了,害怕依然好像蛇一样缠绕在洛轻云的心头之上,而且越勒越紧,洛轻云越来越感到呼吸困难,心脏不停地乱跳,就好像快炸开一样。

这种感觉十分难受。

下一秒会生什么?下一分会生什么?

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洛轻云心里不由得出现了一个想法:如果你是怪物,就快diǎn把我杀掉!

******

银光闪动,陈凡马上侧身回避,玄天戒尺顺势击出,罗德马上收枪格挡,两人来回了几十个回合也不分胜负。

不过这个叫做罗德的人虽然枪法利落,力量强大,但是可能甚少实战,相当缺乏战斗经验,一些地方明明是陈凡设计的战术陷阱,他却硬踩进去,几次差diǎn栽在了陈凡的玄天戒尺之下,但即使是这样,他依然靠天生的力量和敏捷的身手一一应对拆解,不给陈凡占半diǎn上风,但是他这样的战斗方式将会浪费很多体力。

所以,几十个回合下来,罗德就已经气喘嘘嘘了,而陈凡却神情自若。

这时,陈凡一记重击向罗德的头dǐng压过去,罗德见状,连忙举枪格挡,“当!”的一声传出,罗德因为陈凡的力量而后退数步,陈凡见自己的重击被人挡住,也退后了数米,两人又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众士兵见此,不约而同地大叫起来:“罗德大人!”

罗德擦着额头的汗,喘了口粗气,説道:“可恶,地府的人都这么强吗?”

“我强是当然的,但是你也实在太弱了?”陈凡嘴角微微翘起,眼神十分藐视眼前的对手。

“口出狂言!”

“狗屁地府!”

“去死!你哪里是我们的对手!”

众士兵大怒。

“是不是你们的对手不应该由你们来评论!”陈凡一声大喝,全场鸦雀无声。

“可恶!”罗德用狼一样的眼神盯着陈凡的面,恶狠狠的説道:“小子,我绝对饶不了你!喝!”罗德一声大喊,使足全力,举起银月枪,向着陈凡胸口直指过去。

陈凡不为所动,只是微微一笑,闪到罗德身后,对着他的背心使劲推了一下。

罗德见陈凡闪避,正想收步之际,只感到背后传来一股极大的推力,整个人举着银枪,不由自主地向前冲去。

“呯!”一声巨响又再次传出,只见烟尘四起,伴着飞舞的尘土,通道尽头的砖墙马上裂出了一个大洞。

陈凡这才发现,原来这块墙的后面是城堡的外围,于是他站到墙边,对着罗德説道:“我劝你死心,你是打不赢索拉的!”

“你説什么?”罗德正想追上去,但是陈凡已经从那个大洞,纵身跃了出去。

陈凡不断下落,但是他并不害怕,他在空中鼓足全身能量,大喊一声:“八九玄功!”

陈凡以八九玄功灵活的脚步闪到了众人的外围,然后,又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飞过了围墙,离开了这座城池。

******

糟了,这次我死定了!洛轻云心里感到非常害怕,时间犹如停顿了一样,一分一秒都显得十分漫长。

突然,一个少女的声音传进洛轻云的脑中,这个声音好像从几千里传过来,又好像近在耳边,声音説道:“你不用害怕,我对你并没有恶意。”

可能是洛轻云已经习惯别人在自己脑中説话的缘故,所以对于这个脑中的声音一diǎn也不觉得惊讶,她冷静地回答道:“你、你不是怪物?”

“我?我……族里的人都説我是怪物,我想我可能是怪物?”

“啊?”洛轻云听到她温柔的説话声,知道她并没有杀害自己的意思,浩荡的心神得到了平复,不过听了她的説话内容,洛轻云十分不解。

什么叫可能是怪物?怪物有可能和不可能的吗?两个问题马上在洛轻云脑中萌生,于是洛轻云不解地问道:“那你究竟是什么?”

“我是什么?我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听这个少女的声音,好像对自己究竟是怪物还是人类感到十分迷茫:“要不你看看我究竟是妖怪还是人类?”

洛轻云知道这个东西可能就在自己身后,虽然洛轻云对她感到万分好奇,但是洛轻云始终不敢往后看,因为她害怕转头看见,发现她果然是怪物,那应该跟她説:“你确实是怪物”还是骗她“你不是怪物”呢?

于是,洛轻云索性移开话题,问道:“那你是谁?”

“你不用刻意移开话题,我就在你身后,你看一下我,然后依照你对怪物的评价,来説説我是不是怪物!”

“但是……”

“你不用害怕,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不会伤害你。”

洛轻云没办法了,只好依照指示转过身去。

“哇!”当洛轻云循着声音望过去之后,马上惊叫一声,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事实。

身后的这个东西,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而已,一头紫色的长发好像做了“负离子”一样直直地垂下来,白如陶瓷的脸庞上嵌有水灵灵的大眼睛,加上小巧的鼻子,再配上樱桃般的小嘴,显得十分俏丽,两只垂下的像猫耳一样的耳朵,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害羞的小猫眯。

不过洛轻云不是因为见到美女而惊叫,而是她看见这个少女正是赤裸地站在自己前面,那优美的胴体毫无掩盖地显露在洛轻云眼前。

洛轻云面色一红,説道:“对不起!”

少女若无其事地回答:“你为什么要道歉?我们一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比起穿着那些厚重的布料,这样反而显得自然,要不你也把衣服脱掉!”

洛轻云怔了一下,暗暗翻了翻白眼,勉强地説道:“我、我就不必了,我还是穿着衣服比较好。”

“这样吗?”少女若有所思地説:“你是不是正在被士兵捉杀?”

“嗯,他们説我是地府的教众,所以就一直捉我了。”

“但是你不是地府的教众,他们为什么要捉你?”

“咦?我向他们解释过很多次,但是他们都不肯相信,你为什么会相信我不是地府呢?不,应该説你为什么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刚刚读取了你的思想,大约知道你的身份,和你身边一些人的概况,所以就知道了,不过你放心,你心里的秘密我可没有偷看。”

洛轻云恍然大悟:“怪不得你知道好像知道我很多东西一样。”

少女害羞地问道:“你不害怕吗?”

“害怕?当然害怕了,面对这种情况有谁不会害怕?”

“我还以为你不害怕呢,想不到你也是跟其他人一样。”少女泪眼汪汪地説:“对不起,我偷看你心里的事,而且又跟你用这种方式交流,但是我不是故意的。”

“呃?”看见面前的少女想哭的摸样,洛轻云有diǎn手忙脚乱,忙説:“不、不是啦,我是説我害怕被这么多人追杀,不是説害怕你读取思想什么的,所以你不用伤心。”

“真的?”

“当然了,虽然最初听到确实感到有diǎn惊奇,不过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在这个一个月的冒险里面,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况且,你不是説你没有偷看我心底的秘密吗?那么就证明你不是故意这么做了,再加上刚刚是我自己无缘无故闯了进来,相信任何人都会对我有戒心的,所以这不是你的错。”

少女温柔地笑了一笑:“你真是个好人。”

“但是你为什么要用思想来跟我交流而不用嘴説呢?这样不是比较方便吗?”

“其实,我一出生就不能説话了。”

洛轻云马上会意,原来这个少女是一个哑巴,于是连忙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摇摇头説道:“没什么,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

“为什么你找大夫给你看看呢?”

“我其实已经看过很多大夫了,他们都説我的声线没有问题,为什么会不出声音就查不出原因了。”

“真是难为你了。”

“你真是好人!”少女笑説:“对了,你习惯説话的时候不望着别人的吗?”

“不、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呢?”

“其实……”洛轻云也不知道怎样跟她説才好。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少女突然説道,“你是不想看见我赤身裸体,不好意思?”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因为我们是用思想对话,你脑中想什么我都知道的,所以人人都害怕我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从来都没有人跟我聊过天。”

“所以他们才説你是怪物?”

“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我到底是不是怪物?”

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了罗德的叫声:“罗丝,你在不在?”

罗德?糟糕!这次死定了!洛轻云心想。

“你不用怕,他是我哥哥,你躲在水里,我来应付他!”罗丝説着,站出水面朝门口走去。

罗丝这么一站,洛轻云连她的下半身也看到了,由于有修长的细腿衬托,整个身体显得十分苗条。

罗丝走到门边,摸着门扉,对罗德説道:“哥哥,是你吗?”

“正是!”罗德开口回答道:“我们捉来的三个地府教众逃掉了,有两个男的已经确定离开,还有一个女的好像还潜伏在城内,所以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事。”

“哥哥,我没事,你放心!”

“这样就好!”罗德説道:“还有,你不要老是光着身子,这样很容易的风寒的。”

“我们蒙氏一族是自然所生,这才是回到自然的做法,怎么可能得风寒呢?”

“你是女孩子,整天关在房间里倒是好,如果你站在大庭广众之上,会被人説是不知羞耻,况且被人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也不好。”

“我们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哥哥,你出生的时候你的全身都被很多人看遍了,你会觉得羞耻吗?”

“好了,我不跟你争这个,总之你自己小心提防,如果有什么可疑人进去了,你就通知我们!”

“我是一个巫女,就凭几个小贼是不可能斗得过我的。”

“这就好,那我先走了。”

“好的,哥哥慢走。”

听到脚步声渐远,罗丝走了回来,坐在水池边,对洛轻云説道:“好了,我哥哥走了,你出来。”

洛轻云从水中冒出,用眼角看着罗丝,説道:“我想你还是穿上衣服比较好。”

“好,既然你这么説,我先去把衣服穿上好了。”罗丝笑説:“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要走,永远留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

“呃?”

“我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的,所以……好不好?”

“但是我还有两个同伴……”

“你不用担心他们,刚刚哥哥説他们已经走了,以哥哥的性格是不容许她们回来的,所以你就放心留在这里!”

“其实跟这个漂亮女生留在这里,有个姐妹一样的人可以在一起聊聊天,总比跟着陈凡去冒险好?”洛轻云自顾自地想着。

罗丝面红红地笑道:“我、我真的很漂亮吗?”

“嗯!”洛轻云diǎn头説道:“你真的很漂亮。”

罗丝微笑道:“我好开心,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赞我的,那你决定留在这里了?”

“嗯!”洛轻云微微diǎn了diǎn头。

听到洛轻云答应,罗丝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看见罗丝这么高兴,洛轻云也觉得十分开心,不过洛轻云一想到从此就要跟陈凡和月无涯分开,心底就产生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连洛轻云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那么我以后就叫你轻云姐!”

“那么现在可以去穿衣服了?”

“好!”罗丝説着,拉着洛轻云走进了后房,可能是雾太大的关系,一开始没有留意,原来这个房间正门对面还有一扇门,罗丝领着洛轻云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不是很大,周围挂着零星的吊饰,地上铺有画着月亮的地毯,而天花板是画有太阳的油画,房的中间放着一张豪华的大床,一张梳妆台靠墙而立。

在左右两侧的墙上各有两扇大窗,都用窗帘挡着,听罗丝的介绍,左边的窗可以看到整座城池的全景,右边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城池的内堂,而这间房并没有衣柜,在墙上只是挂着两件衣服,一件是纯绿色的长袍,另一件是白色的金花长袍,两件对比,白色的显得更加雍容华贵。

罗丝拿起那件绿色的,就把它穿在身上,然后对着洛轻云説:“轻云姐,好不好看?不过这衣服穿得我浑身不自在。”

“扑哧!”洛轻云看见罗丝的模样不禁笑了一下,因为罗丝把那件长袍穿反了,整个样子看上去就好像那些马戏团的小丑一样滑稽。

“我穿反了吗?”罗丝马上知道了洛轻云的想法:“怪不得我一直穿起来都觉得不舒服。”

洛轻云这才知道,原来她是不会穿衣服的。

经过一翻折腾,衣服终于勉强地穿好了,虽然身体包在了长袍下缺乏了几分性感,但是绿色的长袍配上淡紫色的秀,即使是冷色调的搭配,但是一样显得绚丽夺目。

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广西崇左龙州县人民医院
沧州治疗妇科方法
山东治疗盆腔炎方法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