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通天宝典 第三十七章 超级刻录机

2020-01-13 21:3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通天宝典 第三十七章 超级刻录机

第二天,风可儿吃过早饭,早早的赶到演讲堂上工。

演讲堂的东面有一个小跨院。

陈老夫子住在这里。他的主职是保管小跨院里的数千枚玉简,而每个月底的讲座纯属客串性质。

来之前,风可儿已经从新四号院里的六位那里套得:读玉简时需动用神识+灵力。新弟子们没有灵力,无法阅读玉简。是以,小跨院只对练气期以上的弟子开放。每月的初三十三以及二十三的上午就是开放时间。外门的练气期弟子每月可以去小跨院免费阅读一次;此外,玉简可复录――复录用的玉简自备,每次复灵收下品灵石一枚;外借呢?抱歉,偶们暂且还没有开通此项业务!

但是,打扫小跨院晒玉简之类的活,一般都是由新弟子担当。原因是,练气期的弟子们无法抵挡知识的诱惑。见了玉简,就跟老鼠碰上大米一般,一个个如饥似渴的看书去了,谁还顾得上活计?

这也难怪他们。一来小跨院的开放时间太短,满足不了他们的求知欲;二来,外门大都是没靠山没根基的低阶弟子,穷得叮当响,哪里付得起一次一枚下品灵石的复录费?

这些不难理解,风可儿很快就理清了这些信息:如果说青云宗是所学校的话,内门就相当于重点班,外门则是放牛班;而小跨院便是个商业味道超浓的小图书馆。

呃,外门抠得要死,一年到头,半枚灵石也不发放,却连弟子们复录个资料都要收费,好无良!

想着被肉鸟借走的五块下品灵石,她便肉痛不已:丫丫的,那就是下品灵石哈,可以复录五次玉简,姐连摸都没来得及摸一下哩。

不过,转念一想,顶着秦衡的皮,她这回是赚大发了:没人知道她也能阅读玉简!她就是那掉进米缸里的老鼠,一个子儿也不用花,数千枚玉简敞开了看!

怀着雀跃的心情,风可儿和其余八名新弟子被陈老夫子从角门领进了小跨院。

因为换了个外形,陈老夫子没有认出她来。

小心啊轻拿轻放哈注意顺序呀等等,等等,陈老夫子花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才千叮咛万嘱咐的训完注意事项。完了,他挥挥袍袖,响起一片吱呀声。东南西三面屋子的木门尽数打开。

一排排的一人高的木架子露了出来。木架子和现代图书馆的书架差不多,都没有上漆,有一米多宽,分为三层。

虽然灰尘仆仆,蜘蛛现象也比较普遍,但是风可儿一眼就认出这些书架是上好的紫檀木打造,不由暗中咂舌:红果果的有钱哈。还有,陈老夫子,您老也太懒了些。

书架两两并排而立,每一层上都整齐的罗列着十来枚半尺来长一寸见宽的白色玉条。

那些便是玉简!风可儿垂下头,掩去星星眼。

晒玉简是出了名的苦且累。尤其是管理员筒子陈老夫子又是个超级难伺候的,视玉简如命。如若稍不留神,手脚重了些,铁定会招来他的一通臭骂。是以,其余的新弟子都热情不高,视玉简于无物,跟木桩子一样的列队耷拉着脑袋,杵在陈老夫子面前。

为此,陈老夫子非常滴不爽。他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不尊重知识的货!

仔细些,小心点!若磕着碰着玉简了,我揭你们的皮!吼了一嗓子,他挥手放行。

狮吼功凑效。新弟子们面色大变,三人一队,轻手轻脚的列队进入东南西三间木屋。

玉简,姐来了!风可儿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跟在前面两名队友的后面,进了东屋。

小队长姓汪,是个mm,看上去有十五六岁,皮肤白净,长着好看的瓜子脸。

她和另外一名陈姓男弟子是第三次领晒玉简的差使,是熟手。而风可儿所顶替的秦衡是个众所周知的关系户:十四岁,秦家嫡系子弟,半年前进外门。

一般说来,这样的人是内定的内门精英弟子。所以,汪小队长和陈gg搞不懂:晒玉简向来都是两年期以上的新弟子的活计。又苦又累的,还讨不了好,从来都是落到他们这种没有背景的穷弟子的头上。这次,上头怎么派了这位来?

但是,尊卑摆在那儿,上头的决定哪能容他们两个小蝼蚁质疑?

所以,摊上这样的队友,他们俩只好自认倒霉喽。

陈师弟,我们俩负责晒玉简。秦师弟,你负责擦木架。玉简珍贵,你千万不要乱碰。汪小队长想都没想,给风可儿打上了‘危险’的标签,坚决杜绝她沾玉简滴边。

风可儿点头应下了,心里却暗自好笑:玉又不是玻璃,更不是倭国豆腐。伦家的摩氏硬度达六级以上,刀刮且不留痕,硬朗着哩。

院子里有一口井。风可儿用木盆打来水,把领来的两块抹布全打湿,拧开,选择从最里头的那排开抬擦拭,

每个木架的外侧正中位置都镶嵌了一块巴掌大的小铜牌,上面刻着法丹器符等甲骨文。只有最里边的并排立着的两个木架上什么也没有刻。整间屋子也就数这里的灰尘和蜘蛛最多。显然,这里是个被人忽视的角落。

风可儿很是好奇,随意选了一枚玉简,用神识覆盖住,飞快的瞄了一眼,心中狂喜:里头记录的是一些关于灵气的基础知识。换了旁边的一枚,记录的是丹田的基础知识。

啊哈,什么是心想事成!这便是!

原来,这一排的玉简里记录的都是修真的最基本的知识。练气期的弟子已经具备一定的理论基础,肯定不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玉简上。所以,这里才无人问津。

但对于风可儿来说,这些玉简全是难得的宝贝。

一方面,她不是真正的秦衡,乃半路修真的冒牌货,连最基础的修真术语都弄不明白;另一方面,顶着修真世家嫡系子弟的名头,她若是‘不耻下问’,竟跟人打听些最基础的东东,惹人笑话不说,弄不好还会招来猜疑。

呃,肉鸟倒是个不错的老师。可惜这丫脾气太臭,且心狠手辣。风可儿对他的态度大为改观,目前已经将他贴上危险分子的标签,拉进了黑名单。

有如沙漠里的行人终于碰到了绿洲,风可儿一边蹲下身子佯装擦试木架的最下层,一边用神识覆盖第一枚玉简开始狂读。

这时,叮的一声,那个熟悉的女声又响起:主人,是否复录?

几乎是与此同时,她的脑海里现出两个金色的选择框,一个是,一个否。

不会吧,亲爱的宝典还有刻录机的功能,自带u盘?盗/版功能灰常灰常强悍?

真是正要瞌睡就挨到了个金枕头!风可儿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得心花怒放,忙不迭的用神识选择是。

脖子上挂着凤玉牌上不显眼的闪了一下。

风可儿便仿佛看到玉简里的那些甲骨文一个个被激活了,化作金色的字串,以光速嗖的钻进了凤玉牌的沙土壳里,不见了。

紧接着,叮的一声,女声再度响起:主人,复录完毕。

这就是复录?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这速度才叫爽歪歪哩,光纤神马滴简直就是浮云!

风可儿心虚的捂住凤玉牌四下张望。还好,汪小队长和陈gg在门口第一排忙碌,根本就无暇顾忌这边。

轻吁一口气,她赶紧用神识覆盖住凤玉牌,查看复录结果。

她还是只能翻开第一页。但是,里头弹出了一个类似于书签的夹页,象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码着一大版甲骨文。

风可儿敛神细看,正是那枚玉简里记录的内容。

尝到了甜头,她胆子渐肥,毫不客气的挨个挨个复录。

于是,脑海里叮声不绝。

叮――

主人,是否复录?

叮――

主人,复录守毕。

因为复录速度实在太快,这些声音连续不断的反复响起。二十来枚玉简复录下来,风可儿只觉得两耳嗡嗡作响,头大了一圈。

这才一层!看着十多个木架,上千枚玉简,她抚额:要是可以无声无息的自动复录,那该多好?

心念一起,叮,脑海里立刻现出一个金色的界面。

风可儿凝神一看,抚掌大乐。

娃哈哈,亲爱的宝典就是这么滴善解人意!

金色的界面上出现了好几个复选框:暂时取消提示音;

永久取消提示音;

复录;

自动批处理复录;

风可儿想了想,选择了暂时取消提示音和自动批处理复录。

只是,什么叫做自动批处理复录呢?亲,妮怎么连个使用说明都木有?

这回,宝典没甩她,默声不语。

幸亏没有选择永久取消提示音!风可儿甩了一把冷汗,开始做实验。

按照她的理解,所谓批处理就是一次能同时复录好几枚玉简。至于自动,她表示理解无能,忽略!

so,她决定先试着用神识同时覆盖两枚相邻的玉简。

结果,她刚一抬眼,目光扫过第二层的那排玉简,凤玉牌便闪了一下。

发生神马情况了?

风可儿连忙用神识扫视凤玉牌,当即被惊到石化:天,夹页扩展了一倍,上面多了一倍的内容!

只要用眼光看一眼,玉简的内容统统复录,这就叫自动批处理复录?

额滴咯神,亲爱的宝典,你太妖孽鸟!姐爱死妮啦!

谨防诈和!保险起见,风可儿捂住砰砰乱跳的小心肝,还是用神识一一覆盖那些玉简,核对内容。

一个字也不差!

风可儿起身,环视东屋,捧着灰不溜秋的凤玉牌,叭唧亲了一口,笑了。

吼吼,一个子儿也不花,半点灵力也不耗,这些玉简里的资料姐统统打包带走!

杭州市江干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德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烟台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三亚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