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孤独的守望

2020-01-14 01:2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村头西边,距我家不出三里地,有一块大石坝,上面修有两大间土坯房,那是生产队里的保管室。保管室的东侧斜檐下,搭有两间小屋。小屋住着一户只有一个人的人家。

小屋的主人陈三学,自我明事以来,就知道他家就只他一个人,穿着破破烂烂,光膀子、大腿杆裸露在外。除了劳作,养猪喂鸡外,其余的时间,就是坐在门前一条又脏又矮的板凳上,浑浊的眼睛望着远方。究竟想什么看什么,谁也不知道。

陈三学从娘肚子里落下来那天起,家里就特穷。父亲很早就去世,哥哥陈三儒19 年参加红四军,离开家就没了音信。只剩下老母亲与他相依为命,住在村子对面的山坡上,就那么一户人家。后来母亲生病无钱医治,母亲在临死时说:三娃子,你也没有亲人了,要等你哥哥回来。

几间破房在那面深山,经不住风吹雨打,母亲死后没两年,房垮了,他没了着落。生产队便在保管室的侧面为他搭建了两间简陋的房子。

陈三学终身未娶,孤零零一个人,生产队把他列为五保户,生活的粮食靠生产队里每户出一点点。但他并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听说队长每次催促他去其他农户家称粮,他都不愿去。

在我的印象中,他特别勤劳。经常看到他伛偻着腰,背着一个烂背篼,里面装的是近百斤的肥料,蹒跚着腿,一步一摇地下一面坡又上一面山,约莫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老屋处的那几块贫瘠的土地。说老实话,那时,小小年纪的我心里就感到不平,为什么让他到那么远的山坡耕种几块地?

村子里好些人把他当作一个不打眼的人物看待,包括队长。我估计那些人也是受队长的影响。当时的队长在生产队里是权威性的人物,呼风唤雨,可以任意唆使别人。“三儿三(猴子),红屁股”,队长经常拿陈三学开玩笑,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个“三”字。好些小娃娃也跟着队长那样学着喊,陈三学急得红着脸,但拿任何人没办法,包括几岁的小娃娃。

陈三学孤独地守着两间房,很少与他人能攀上话,因为队里的人都在自家田园里忙碌,他那几块偏远的地,那独居一处的房,三五天难与其他人打上照面。但他也并不孤独,他喂有猪,几只鸡,还有一只猫。他与他养的动物相处得很好,住在一块,吃在一块。很多次,我路过他家门口,看到他搂抱着猪崽,嘴里蠕蠕地说些啥,后面跟着几只鸡,还有一只大黄猫。

每年的腊月,是他家最热闹的时候,因为他养的猪快出槽了,二百多斤,油光水滑的。村里人过路上下,都要多绕一段路,去看看他的肥猪。总想问出个为什么,他的猪怎么养得那样肥,长的那么快。有内行的村妇说,他是把猪呀鸡呀猫呀当娃儿在养。过了那几天,他那孤零零的住处又归于平静。

后来我外出参加工作,回家路过他屋旁,偶尔碰到他,我亲热叫他表爷,他笑呵呵地应着,然后满眼期待地问我:“你在县上工作,能不能帮我查查我哥哥的下落。这么多年也不回来。唉,我老了,也快入土了,心里落不下。”他说的是他哥哥陈三儒参加红军,外出没消息的事儿,他没有亲人,对哥哥还有那么一线希望,他在企盼哥哥有朝一日回家。

其实,“烈士之家”的匾牌早挂在他家的门额上,但他不相信他哥哥有什么意外。说实在的,我还真去县民政局跑过两次,只查到烈士陈三儒的名字,具体在哪场战役牺牲,怎么牺牲的,始终一无所获。

每次回老家路过,看到陈三学老人坐在屋旁,迷茫的双眼望着远方。我心里很是不安。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助老人争取点民政救济款,还引领县上领导一同去看望过他。

前年春节,我回老家,听说老人已经去世,我内心隐隐感到伤痛,心情无限惆怅。因为老人独居那处破房,守望着远方,等待哥哥,走过了八十个年头……

共 14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孤独的老人,在极度贫困的生活里,怀着一个深切的盼望,期待离家参加红军的哥哥能有一天突然回来,与他相聚。他不相信别人说的哥哥已经牺牲的消息,在他心里,哥哥是活着的,自己是有一个亲人的,自己并不是孤独的。但是,他盼了八十年,在那个远离村庄的小屋里,与心中的哥哥一起,度过一个个漫长的四季。老人去世了,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他与哥哥见面了,他不再孤独了。很好的小说,语言凝练,行文流利,人物刻画细致,值得细细品读。推荐佳作!【编辑:雪里红梅】

1 楼 文友: 2017-06-28 16:22: 5 问好尚尧!你的小说写的很好,我的编按很牵强,恐怕没有写出你文章的深意。期待你更多精彩! 我把心语诉诸于文字,留下我在这个世界的足迹。

2 楼 文友: 2017-06-28 16:40:19 谢谢雪姐,辛苦你了。祝生活愉快。

泰兴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零四厂职工医院怎么样
大庆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邢台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沈阳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