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臭美天君 第九十一章 剑道

2020-01-16 21:1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臭美天君 第九十一章 剑道

鱼无邪回到中院,看四处无人,挥袖抽出剑草而舞,剑草在他手里开回,在月下划落,反复之间却只有一个动作,就是绕。

他持草剑在空中绕来绕去,好像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一样,剑在他手里环绕,一会儿向左绕,一会儿向右绕,最后脱手而出,在空中绕出几圈又回到他的手里。

这是剑法十二式的绕剑式。

绕剑式的精髓在于画圆,若是剑尖画的圆每一次都是完整的,从哪一点开始,绕一圈又回到那一点,这算是绕剑式小成;而当画出的圆完美无缺,和车轮一样大小圆润之时,可谓大成;当随手绕一剑的圆每个都相同时,方得绕剑式三昧。

“长绕千万剑,方得一昧真!”

曾经有剑道宗师说过这句话,绕剑要绕千万剑才能得一昧,要修成剑道,到达宗师水准,那恐怕要舞剑千万次,每一种剑式都要用出千万剑才能得到其剑式的三昧,剑道的基础才能打牢,才能无师自通的学习其他剑决,甚至开创属于自己的剑决。

鱼无邪一边绕剑,一边感觉剑在手里的变化,这些变化包括剑草牵引气流的大小、鼻息的强弱、动作的疾缓、血肉的缩张、筋骨的协调。他一边感觉这些变化,一边加快绕剑的速度,反复的在其中推敲,找到最完美的绕剑力量、角度、方向和感觉。

他绕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也越来越连贯,剑草每一次都会离开他的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完整的圆,每一次画圆之后,那剑草又会收回他的手里,最后他直接以灵力御剑,剑在他身体四周绕开,从他的腋下回来,最后又从他的胸前划出去,极为迅速。

月光下,他空灵的舞剑,已经忘乎所以。

他出剑的速度快得惊人,在空中留下一个圆的同时,另一个圆有出现了,剑的残影还没有消失,另一道残影有出现了。

不一会儿,薛惊仙走来,他目光闪烁的看着舞剑的鱼无邪,心中诧异:“这个鱼无邪大晚上不睡觉,竟然一个人偷偷摸摸的练剑,真是精力旺盛。呵!不过也说得过去,修士的精力一向旺盛,不用休息都可以精神满满。”

他摇摇头,看着自己的手,失声道:“可惜啊!我与修士无缘,这种力量我羡慕不来。”

“谁!?”

鱼无邪回过神来,剑草脱手而出,一剑穿插而来,剑尖悬在他的眼前,却没有刺穿他的头颅。

“原来是三公子啊,我还以为是哪家的贼人见我如此英俊想要谋害我,没想到是你,差点杀错人了。”

他笑了笑,瞬间来到薛惊仙的面前,平静的看着这个少年,发现这个少年还是那么从容不迫,就算剑草还在他眼前旋转他也丝毫不惧,这份从容让鱼无邪佩服。

剑草收缩,化作一根草叶落在鱼无邪的手里,随后又长到两尺变回剑草。鱼无邪没有搭理薛惊仙,自顾自的在风中绕剑,还是刚才的动作,还是刚才的那种速度,枯燥乏味。

“呵!这样傻乎乎的练一招,你这样练下去,别人的剑法都练了几套了,你如何比得过别人?”

薛惊仙摇头,靠在石柱上看着院中舞剑的少年,他觉得这种练剑的方法实在是太枯燥无味了,这样练下去不疯都傻,所以他觉得可笑。

他看着天上的圆月,笑道:“如果你的剑可以斩落天上的月亮那才厉害,我见过云霄皇的剑,他施剑的那一刻,紫气东来,有种说不出的霸道和强悍,一股气势便能摧枯拉朽,磨灭敌人的意志,一剑落下,悄无声息,百里开外,敌人授首,这才是厉害的剑!”

他说话的时候眼里冒着精光,好像想起好多年前看到的一剑,那一剑一直长存他的脑海,不可磨灭。对于他来说,那种霸道强悍的神威一剑才算真正的厉害,其余的剑都太虚假,缺少神韵。

鱼无邪不搭理他,手里的剑很是环绕而出,他的剑越绕越快,随后他的身形也留下一道道残影,好像三四个人同时在舞剑一般。

“君不见剑气棱棱贯斗牛?剑绕,剑回,含笑舒意长!”

他一边笑,一边念叨着这句话,随后他的剑变得比刚才还要灵动,还要迅速。他的眼睛闭上,感触着动静之间的变化,就连毛孔的舒张都能感受到,他听见剑草切开空气的轻微响声,听见风声,听见隔壁老王和寡妇快活的声音,他的心情也放松到了极点,此刻舞剑他不觉得枯燥,反而觉得有趣。

舒意长…?

薛惊仙一愣,不由说道:“你这样练下去,等你将基础打牢的时候,别人已经在你前头很远,你再想追,恐怕追不上。虽然你心中有数,觉得自己的剑才是最厉害的,不过我得提醒你,你若不强,薛家难保,你若不谋,云梦难存。”

他觉得这种慢悠悠的练剑可笑,直接抽身离去,走过庭院,经过鱼无邪的身边,脸色冷峻。

鱼无邪一笑,嘴里说道:“荧荧剑草,剑出凝霜雪,且横玉阶轻掀,待剑成之日,功得人尽说。剑草斗折变,倾使仙人白了脸,一绕间,截断大千。”

他心中有剑,手里有剑,魂魄有剑,三剑合一,一切都是虚妄。

薛惊仙震惊,他站在原地不敢回头看,若是这一刻回头看,他会在脑海里留下一个少年舞剑的身影,这道身影不可磨灭,直到他死也会存在,所以他不能回头看,一旦回头看了,那今后就会一直留意鱼无邪的一举一动,一笑一怒,这是可怕的事情,他不敢想,也不敢看,只得离去。

他离去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刚才停下回想让他忘记了时间,一念之间竟然想了一个时辰,他沉浸在鱼无邪的剑道之声中,无法自拔,等他醒来,早已经腿脚酸麻,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了。

“呵呵,人不同,剑道自然不同!”

鱼无邪失笑,想起薛惊仙吹捧云霄皇的那几句,不由摇头苦笑道:“云霄皇的剑太过繁琐,出剑不够快,太慢,太弱,太软,不够很辣!剑是杀人的,要什么紫气东来?要什么摧枯拉朽?只要能杀人,一切气势和招式都是虚妄,而真正的剑道宗师,杀人只需一剑。”

他不再去想薛惊仙的事情,继续练剑,直到三更的时候,他收回手里的剑,满头大汗的盘坐在院子里,开始修炼。

他以雷煌镇狱真功和乾元功炼体,吸收月光里的精华,让自己的肉身沐浴在月华之中,淬炼自己的肉身。

妖族有吸收日月精华的说法,在三更之时,月光正盛,月光中滞留的月华可以被修士和荒兽吸入身体,利用月华淬炼肉身可以将肉身炼得更强,更加圆满,速度也要比纯粹以灵力淬炼要快很多。

不过月华只有在月光最盛的时候才能吸收,其余时候都吸收不得。修士想要吸收月华需要算好时辰,不然别说是月华了,就连屁都吸收不到。

鱼无邪算了时辰才停下练剑的,他此刻最重要的是先把自己的肉身炼到蕴灵境的极致,然后再修行自己的剑法,尽量在三年之内将剑法十二式学会,尽得十二式的三昧。

“我的自在真意功还在第一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到第二层,到了第二层就可以提升我的悟性,让我更容易学会其他功法。”

他喃喃自语,沉声道:“可惜,剑法是手段,和神通一样,不能被自在真意功加持,不然我就学他娘的几十种神通,洗劫其他修士的时候直接使出几十道神通,那还不瞬间打死其他修士,宝贝轻而易举的就到手了。”

他摇摇头,身上冒出一股股白气,那些气体从他的五脏六腑出来,流入空气中。

他在熬炼自己肉身,所以才会冒出白气,那些白气可以带出他肉身里新的杂质,如此洗涤整个肉身,让他的肌肉更加紧致、皮肤更加坚韧、筋骨更加协调。

一颗颗粉末状的月华凝聚,化作一条白龙在他身体里游走,从头颅到五脏,从肺腑到脚趾,白龙精炼着他的肉身,一会儿又化作无数丝线大小,流入他的发丝和汗毛中,让他的毛发都坚韧无比。

白龙来来,而鱼无邪的肉身也在不停的增强,一点点的蜕变,他好像蛇一样,每次肉身炼到一定程度就会蜕皮、壮骨、换血、聚气,这一次他的毛发再次跟着脱落,又长出新的来,而他肉身的生机也越加过后,愈合能力更加强大了。

他心里一凛,想起司容瑾给他的那本阵法初解,不由苦笑,暗道:“这本阵法初解一直没来得及看,等我帮师姐完成任务,和碧蓝笙回南海的路上要好好看看,不然以后我对阵法一窍不通,陷入大阵之中就只能等死了。”

阵法比神通更加厉害,如果有人在阵法上成就很高,那么这个人的实力会强得一匹。若是让他布阵,那么同境界之中他便是无敌,没有人可以在阵法中伤到他。可惜的是阵法布置需要时间,一般来说,布阵的人要提前准备好阵法,等敌人进去阵法之内,然后将其催动才有可能斩杀敌人,如若不然,阵法还没有布置好就已经人头落地。

他目光闪烁,不想再去想多余的事情,安心的修炼起来,直到天明。

(未完待续)

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
桑植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山东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新疆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