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永镇仙魔 第七百八十四章 徐绩的挽留

2020-01-14 19:27: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七百八十四章 徐绩的挽留

陈羲坐在断墙上看着远处神域的军队继续在扫荡,内心却出奇的平静。△,没有内疚,没有惊恐,甚至连什么感触都没有。这是战争的必然结果,虽然陈羲曾经想过结果会稍稍比现在温和一些,但他其实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已经想到会是这样了。也许只是内心之中隐隐之间有个声音在说话,说着少死一些少死一些

整个战争的走向都是陈羲设计的,虽然因为魔师的出现而导致死亡了大批的士兵,可是胜利的结果还是来了。没有用徐绩规定的五天时间,只第一次进攻,陈羲就带人攻破了防御严密的城堡。

然而陈羲也没有什么成就感,没有内疚也没有成就感,平静的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或许从一开始,陈羲就比神域的所有半神都更理解什么是战争,甚至比绝大部分真神都更理解什么是战争。

他甚至对徐绩下达进城不封刀的命令没有多少抵触,也没有多少厌恶,因为这是必然要发生的事,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出现而改变。在秘境里,徐绩下令砍掉毅字营上千颗人头的时候,这个结果陈羲就早已经预知了。陈羲只是没有想到,城堡里还会有平民,虽然那些平民显然不是人类,他们有着丑陋的相貌和粗糙的身形,应该是魔域最底层的人。

然而他们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在军队面前他们只有被屠戮这一个命运。

“超出我的想象。”

徐绩缓步走上断墙,站在那看着就要落山的夕阳:“没用五天,只一天就拿下了这座城堡,对于今后的战局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这一战之后,我的士兵们将会生出一种信念,一种我们无所不能的信念,战无不胜的信念。”

陈羲冷冷淡淡的说道:“未必尽是好事,自大之后,难免受累。”

徐绩一摆手:“我不在意这些,也不在意我的人吃些亏,他们吃过亏才会长记性。”

陈羲依然平静的问道:“我的要求呢。”

徐绩微微一怔,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指尖滑走了。所以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看,但是这种感觉很淡,他根本就没有在意。他以为陈羲只是不适应战争的惨烈,不适应他下达了屠城的命令。

“你觉得屠城不对?”

他问。

陈羲缓缓的说道:“如果是将要大胜之时,魔域将平,只剩下一座城堡还在顽抗,那么城破之后屠城也就罢了。因为将来占据魔域要教化四方,最好的教化其实就是先吓破他们的胆子。大胜而屠城,那些被镇服的人就会害怕,害怕就会顺服。而现在第一战你就屠城,以后只怕每一战都要惨烈无比,因为他们都知道了城破之后会是什么后果。”

徐绩笑了笑,丝毫也不在意:“那也没什么,我麾下大军不计其数,损伤一些没什么了不起的。”

陈羲心里苦笑,然后抬起头又问了一遍:“我的要求呢。”

徐绩这次沉默了一会儿,稍稍有些不快之色:“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了,又怎么会反悔。你也要给我一些时间,我已经派人去接你的朋友了,至于天府大陆我保证暂时无忧。至于百离奴,那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完全不在我的眼中,你想杀他,我给你杀了就是。”

陈羲摇头:“我不想等。”

徐绩认真的看了陈羲一会儿,忍不住叹了口气:“为什么你对你那个残破的小世界如此的念念不忘?那里真的还有什么是你割舍不下的?你要你的朋友到来,我给你保证。你让天府大陆无忧,我给你保证,你让百离奴死,我还给你保证。我待你难道不够好?你的心却始终不在神域而在天府大陆。”

陈羲这才醒悟徐绩的懊恼是因为什么,但他还是如实的回答:“神域非我家园,天府大陆才是。徐大人对我确实太好,我必当报答。”

“算了!”

徐绩猛的一摆手:“就当之前的话我没有说过,答应你的事我一件都不会亏了你。你不就是想让百离奴死吗,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他死。”

陈羲转身回头,就看到了一袭大红色长裙的迦楼脸色极为难看的站在那,却不得不做出假笑。这本是一个无处不美的女子,便是假笑也是美的,然而今日这假笑,确实太牵强了些。

“给你几天时间把百离奴活着带到我面前,去吧。”

徐绩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迦楼垂首:“卑职遵命。”

迦楼转身要走的时候,徐绩的声音再次出现:“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是明威殿里那把椅子罢了。你能力是有的,所以我从一开始到现在也只是敲打你而已。然而若你被那蝇头小利蒙蔽了眼睛,就会变得愚蠢。我不需要一个愚蠢的人,从来都不需要。不管是什么身份在我眼里都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迦楼连忙转身单膝跪下里:“大人,卑职明白。”

“去吧,再跟你说一句话,执律在尽心尽力为了主公做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想扳倒执律自己爬上去,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杀那个叫历九霄的卑微人类,不过是我给你的一个警告。杀百离奴,是第二个。你已经是例外了,因为我做事,从来都不会给人警告。”

迦楼显得颤抖了一下,躬着身子退走

徐绩的脸色缓和下来不少,似乎觉得自己对陈羲之前的态度稍显冷淡了些,自嘲的笑了笑:“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朋友,所以一直以来都在想给我自己找个朋友。然而神域的真神世界也好,假神世界也好,半神世界也好,我都找不到朋友,你知道为什么吗?”

陈羲点了点头:“因为你觉得他们是奴隶,哪怕是真神,也不过是你眼里高等级的奴隶。”

徐绩道:“也不完全是,如果我这样想,在我眼里你也如是。之所以我想让你成为我的朋友,其实最早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因为你新鲜,你不是神域的人,你有不一样的想法。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你这人有趣,居然会为了别人而自己跑来神域赴死,所以想看看你这情义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过到了后来,我发现你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而我又确实需要朋友。”

陈羲道:“在真神世界,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不敢和你做朋友,因为你地位高,他们怕你敬你畏你,就是不敢和你做朋友。而在半神世界,那些人的固有思维就是对真神有所敌视,因为他们的日子就是真神给的。这种敌视之下,你就算找个半神推心置腹,也觉得没意思。而我不一样,我从外面来的,对你对半神对谁的看法都和神域本就存在的人不一样。”

徐绩拍了拍手:“全中,不过有一件事你要记住,虽然我最初只是觉得你新奇有趣,不过现在我确实拿你当朋友了。就在之前咱们谈话你问我答应你的事做了没有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丢了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就那么从我之间溜走了。我想了好一会儿,我丢了什么?”

他看向陈羲:“我丢了你的信任,对不对?”

陈羲一怔,没有回答也没有表示。

徐绩笑了笑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两个位置相差太多的人,站在的角度看问题是永远都不会一样的。所以你我之间,注定了会有巨大的沟壑。我强行把这沟壑填平了,却忘了填平的只是表面。”

陈羲道:“我已经是幸运的。”

徐绩拍了拍陈羲的肩膀:“难得我自己反省一次,你就不要打扰我了。我之所以以前不反省,是因为没那个必要。没有人敢质疑我,我反省给谁?现在我在反省,你就应该明白我把你这个朋友看的确实很重。但我不能破坏更多的规矩,我只能在规矩之内尽力的让你满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早你的朋友就会到达神域,最迟明天太阳落山之前,他们就会到了这大军之中和你见面。”

陈羲刚要说谢谢,徐绩就摆了摆手:“这件事就此揭开,不要再提了。有一句话我依然要说,我在反省,是你天大的荣幸。而你自己呢,难道就不该反省一下?”

陈羲摇头:“我的反省,对你可不是天大的荣幸。”

“你他妈的无赖。”

徐绩骂了一声,咬着牙骂的,然后扑哧一声笑了:“也罢也罢,谁叫你是我选的朋友,谁叫我说了你是最特殊的那个。”

陈羲看到城外的军队没有搭建营寨,忍不住问了一句:“不休整,继续进攻?”

徐绩点了点头:“当然不休整,攻破这城堡的锐字营可以休整两天,大军则要继续开拔。既然战争已经开始了,就没有随随便便停下来休息的必要。你在这城堡里住两日,整顿一下军队,随后就追上来。斥候已经派出去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下一个要碾碎的地方。而且我估计着,敌人的大军也很快就要来了。”

“你在战前跟我说,想让我给你只会锐字营的身份,那个时候我说不行,是因为你确实需要一份大大的功劳。就算我可以独断专行,但还是要给那些真神一些面子,他们脸上不好看,我做事也不能为所欲为。现在你有这一场大胜堵他们的嘴,我就敢在规矩之外给你想要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锐字营的将军了,我给你补齐十五万人,如果不够我给你补到二十万。费清我就带回去了,这个人能力不足但是足够忠诚,留在我身边做个随从比让他在战场上领兵打仗更靠谱。我把锐字营给了你,也给了你十几二十万的人命,你不是希望少死人吗,那你就施展你的本事吧。”

徐绩转身离开:“别休息的太久,不然你追不上我的大军。”

说这话的时候,何等的意气风发。u

天津市河北区建昌道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蓬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河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乌鲁木齐银屑病权威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