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萌宝一加一轻吻小逃妻无弹窗宁甜陆锡辰小说

2020-01-14 15:29: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宝一加一:轻吻小逃妻》无弹窗 宁甜陆锡辰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宁甜哭笑不得,到底是陌生地方不放心,还是追了出去,结果刚一出门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拐角一闪而过。是她这一次要力捧上位的艺人——安唯唯!

《萌宝一加一:轻吻小逃妻》小说试读: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柔光遍洒。

男人的柔和嗓音从手机里缓缓流淌而出:“还习惯吗?”

“好歹在这儿生活了二十年,有什么不习惯的。”

阳台上,女人葱白玉嫩的指尖端着一杯红酒,一手捏着手机,眼底尽是疏离和冷漠。

不知不觉,五年了。

五年前,她狼狈出国后,才发现自己怀了孕。

她当时的心境大抵跟雷劈过后差不多,慌乱过后,她下意识拨通了陆锡辰的手机,可无论打多少次,都是无人接听。

不是打不通,是他不愿意接。

“寰宇请你坐镇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宁家的阴招儿暗中蓄势待发……”顾承衍勾唇:“你打算怎么应付?”

宁甜冷笑:“见招拆招。”

她为这一次的回归准备了五年之久,此时娱乐圈发生了什么事情,宁家做了什么,她了如指掌。

“早点儿ko那一家子极品也好。“男人不置可否,“**在那儿做佣人,滋味恐怕不好受!”

“是我不孝。”

生下煊煊之后,宁甜深感生孩子多么不容易,虽然生母苏如沁自小不待见她,可是毕竟她给了自己一次生命。

更何况,她不久前才得知,苏如沁是因为担心她,被苏如意逼得走投无路,只能留在宁家帮佣,奢求可以得到女儿的消息。

苏如意抢了她的丈夫,又挤走了她的亲生女儿,让宁家将她赶出家门,如今再聚一堂,她的日子有多难过,可想而知。

“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

宁甜捏紧了杯子,眼底涌起恨意。

她含辛茹苦地抚养煊煊,努力上学,一边还要赚钱生活,累得连狗都不如,而这一切都是摆他们所赐!

她花了五年时间让自己变得强大,就是要彻底毁了宁岚,将她狠狠踩在脚下,然后将母亲接出来。

想到五年来的艰辛,她捏着酒杯的指关节泛白,脸色冷沉。

……

夜色将临,万家灯火明。

宁甜带儿子到公寓旁边的餐厅,准备吃晚饭。

这家餐厅仿佛坐落在花的海洋里,到处弥漫着鲜花的芬芳,沁人心脾。餐厅里人不是很多,都是住在这附近的名流商贾,无论男女,举止优雅有气质,处处彰显着这地方的低调奢华。

宁甜带着儿子挑了一个临湖的雅间,方便欣赏外面的风景,母子二人刚刚进门,不远处走来一对光鲜亮丽的男女。

宁岚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一晃而过的女人身影,挽着顾唯新的胳膊紧了紧,她疑惑道:“宁甜?”

顾唯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只看到了紧闭的房门,他摇摇头,嘲讽道:“宁甜?她哪儿来的脸回来!看错了吧!”

宁岚也觉得不可能,那女人还领着孩子呢!

她挽着顾唯新,担忧道:“听说这次寰宇来了一位天才经纪人,那个sweetie传说十分厉害,如果真的为寰宇所用,这一次的竞争……”

顾唯新搂着她的腰身,柔声安慰道:“怕什么?你不是还有我这一个王牌吗?”

闻言,宁岚展颜欢笑,眼睛里闪烁着柔情似水的光华,亲了他一下,“唯新,还是你最能干,有你帮忙,我就放心了。”

顾唯新低头碰了碰她的唇,“为了你,再辛苦都值得。”

宁岚笑得甜蜜至极,脸色微红,“讨厌啦,就知道哄我。”

“我这可是真心话。”顾唯新搂着她,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远。

雅间里,母子两人也刚好点了菜,宁甜正和儿子解说国内的菜色,煊煊忽然仰着小脸,蹙眉,低声道:“妈咪,我去一下卫生间。”

宁甜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啦,妈咪,我马上就回来了。”陆之煊不等她阻拦,小长腿迈地飞快,一转眼消失在门口,好像生怕她追上去似的。

宁甜哭笑不得,到底是陌生地方不放心,还是追了出去,结果刚一出门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拐角一闪而过。

是她这一次要力捧上位的艺人——安唯唯!

可是她在国外便对安唯唯做过许多了解,这个穿衣风格和气质又差得太远了……

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想到什么,拔脚追上去——那女人是宁岚准备的黑料,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啊……”刚跑过来,宁甜迎面撞到拐角处走出来的男人,险些没刹住脚步,生生撞进男人怀里,“额……对不起。”

“呵!又是你!”男人冷冷退开一步,对她避如蛇蝎,“让开!”

宁甜心底升起一股不服输的劲儿,硬生生挤上前一步,身体快要贴上他的胸口,“陆锡辰,你讲点儿道理好不好?明明是你突然冒出来害得我差点……啊!你干嘛?你捏疼我了!”

宁甜挣扎手腕,可陆锡辰狠了心紧紧握住不放,眼底染着凉薄的恨意,“离我远一点。”

宁甜咬着唇瓣,眼眶蓦然发红,“你还在怪我退了你的婚害得你丢脸?那件事是我不对……”

“闭嘴!”陆锡辰仿佛被戳到痛脚的野兽,脸色铁青,狠狠将她一把甩开,转身大步离开。

宁甜的腰身撞到栏杆上,疼得龇牙咧嘴,故意大声痛呼:“好疼……”

男人下楼的脚步微微一滞,只听身后传来一阵小跑的脚步声,接着小包子担忧的声音响起,“妈咪,你没事吧?”

陆锡辰薄唇瞬间抿地紧紧地,胳膊忽然被人搂住,“锡辰,你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

林悦溪看着男人难堪的脸色,担忧道:“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陆锡辰缓了缓面色,这一回主动挽着她转身离开,“撞到一只癞皮狗……”

宁甜看着两人相携离去的身影,暗暗咬牙:这是她欠了他的,不能跟他一般计较。

冷静点!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北京妇产医院预约挂号
东西湖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个
张家口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泰州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