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一恋百年

2019-09-16 18:48: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直至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七八十年代,青岛沧口,都曾是青岛水陆码头、火车站以及日本创建的纺织业重地。这是一个倔强的百岁女人,在此经遇的那些爱与被爱的故事…… 人物:
纪明月:十几岁——百岁老人性情简单固执,会旗袍制作手艺,后居台湾。
黄玮:明月嫁给的第一个男人。
沈从文:二十七八岁,明月暗恋过的男人。
龙先生:三四十岁,龙口商人,后来建造沧口“明月”戏院的老板。
黄老板:五六十岁,黄玮父亲,经纪人。
纪父亲:五十岁左右纺织厂供应煤炭的商人。
纪母亲:四五十岁,传统、端庄。
裁缝杨师傅:四五十岁,沉稳,老练,懂得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裁缝店姐妹甲、乙、丙。
明月的弟弟、妹妹:十一岁、十三岁。
男女群众演员若干。

第一场:
明月、姐、弟、妹、黄玮,父亲、母亲。
(明月旁白:1915年,我出生的时候,李沧还叫沧口,后来,日本人建在青岛的钟渊纱厂使用的煤炭,就是俺爹供应的,家里不穷。俺娘说,兄弟姊妹里,脾气数我犟,不只犟,简直就是个犟种…….)

日、纪家内,父母正在劝婚。窗外,弟弟和妹妹瞪大眼睛通过窗户往里瞅,明月把正在看着的《新月》刊一下砸到窗户上,弟和妹吓跑。
娘:不是嫁给驴,他爹在沧口大集上给人家卖驴,买驴,是个驴经纪(娘给明月头上插上一朵花,明月摘下)
明月:说那么好听干嘛?不就是个戳驴腚的嘛!(指集市上牲畜经纪人的手势)
娘:唉吆吆,丫头说话,怎么这么不知道羞臊。
明月:我就是不想见!
娘:(娘扳过明月的脸,好好端详)我养的,怎么看都好看。明月,你要是听话,我就把那块钟渊纱厂的料子,给你做件旗袍!
明月:一块破布,许给我姐,许给我妹,又许给我,你到底待给谁?
爹:我这张脸还要,今日见了,不管你中不中,不准甩脸子。
明月:我说八遍了,他来了,我走!(耳朵上撕下娘给挂的耳坠)
爹:你敢?
明月:试试!(站起身往外走)
爹:去哪儿?
明月:茅房!难不成还要把人憋死?(起身而出)
爹:你养的闺女(对娘)
娘:我养的,我跟驴养的。(明月不在面前,娘也不示弱)

第二场:
黄玮、明月、黄老板、明月父母和明月的弟、妹。
日,紧接上一场,纪家大院门口,茅房出口,明月刚蹲下,黄玮和他爹到了,门外的喊叫声。
黄老板:家里有人嘛?(纪明月爹娘赶紧迎出,开门)(刚要上茅房的明月赶紧起身束上腰带,从花墙空隙往外看,黄玮塞给黄老板怀里礼物,匆匆往茅房这边跑来。明月心慌,不知该出还是该蹲,两人在门口撞了个结结实实的满怀,明月瞪黄玮一眼,黄玮也惊诧讶然,四目对视,竟然:是火、是热、是春、是电。跟过来的弟弟妹妹看见这一幕,竟然跐溜窜出门外。
(明月白:我和他就是这么认识的,在茅房门口,撞了一下,我就嫁给他了。再后来,我所有倒霉的事儿,就是从这会儿开始的……)
镜头一:两个人打着伞,刚要亲吻。一阵风吹来,伞面朝上,楼上刮下来的三角裤,糊在脸上。
镜头二:两人拉着手上台阶,一辆三轮车驶过,挂破明月的旗袍,露出大半雪白的大腿
镜头三:两人一起去纺织厂等明月爹,两个撒泼撕扯的妇女砸鸡蛋,一只鸡蛋飞来砸在明月肩膀上
镜头四:结婚的日子,极其恶劣的天气

第三场
明月、黄玮
夜,黄玮倚在床上抽大烟。
(白:后来,我嫁给他才知道,我喜欢的只是那张脸,他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他爹戳驴腚还能赚钱。他还不如他爹,他只戳我,可我,得花钱…….)
明月:(黄玮刚要出门,一下被明月拽住)怎么?你今晚还要去赌钱?
黄玮:再赢了,给你打副镯子。
明月:我不要镯子,我要个孩子!(生气地)
黄玮:是你地不好,别怨我。
明月:蔫巴种子你赖地啊?
黄玮:今晚还种不?(有点讨好献媚)
明月:哎?今晚,我给你贴一副药(突然想起什么,取过黄玮烟袋,烟杆里挑出一些烟油)
黄玮:土大夫!(不相信,却又疑问地)管种子的?
明月:当然!(找了一片膏药,把烟袋油抹在膏药上)
黄玮:贴哪里?(乖乖的)
明月:贴腚上!(黄玮乖乖的褪下裤子趴在床上露出一半屁股)呵呵呵呵,反了,得贴正面!
黄玮:个骚娘们!(眼神突然热烈起来,一咕噜翻转过身体,仰躺着)
明月:露出肚脐眼儿(明月过来,啪!一贴膏药贴在黄玮肚脐眼儿上)
黄玮:我怎么有点害怕,你个娘们儿,这是搁哪里学的?(明月压上身体,脸凑到黄玮脸上)
明月:别动,我给你捂着。
黄玮:你是个大药引子啊(拧扯明月的脸蛋儿)我最离不开的,是你这副药!
明月:我要是给你治好了,怎么奖励我?
黄玮:一天三次!(假装阳刚、暧昧地)
明月:(明月翻身起来)起来吧,差不多了,今晚,你就应该最少三次!(黄玮颓然丧气并莫名其妙地坐起来。突然,他捂住自己肚子就往外就跑)
黄玮:坏了,你这是什么药?我怎么要拉裤裆里了。
明月:啊?这么管用啊?(明月没想到烟油这么厉害。黄玮一次一次跑回来,又一次一次捂着肚子跑出去,最后一次跑回来,几乎虚脱)
黄玮:谋害亲夫啊你?(拉稀导致虚脱、瘫软在地)
(窗外传来叫喊声):“黄先生,三缺一了”
明月:他出去了!(明月关灯)
(窗外):“球!”真是个“家汉子”!(声音渐远)
深夜空镜:(窗户玻璃被打碎的声音,茶碗器具被摔在地上的声音,夫妻两人剧烈地吵闹,明月绝望撕心的哭喊声……)
第四场:
明月、黄玮
日,沧口河边,满是芦苇的深秋,明月提着行李箱和盛放衣服的包袱。
(白:从沧口走到青岛火车站,要走一天时间,我头都没回,我就不信学不来一门手艺,大活人凭什么养活不了自己。当女人,我不想过没钱也没有孩子的日子)(倔强地走,呼呼啦啦的芦苇和风声合着她气喘吁吁的声音……黄玮远远追来,阻拦、纠缠、下跪。明月头也不回的远景,黄玮跪在地上,眼巴巴看着她走远……)

第五场:
明月、裁缝杨师傅以及顾客等
时间过去了很久,早晨,裁缝店内,勤快利索的明月给师傅倒来一杯茶。
杨师傅:别离开,今天要来个贵客。你在这里候着。
明月:我先去扫地!
杨师傅:不用你去。
明月:二楼都是我收拾,她们收拾就乱了(要走)
杨师傅:我让你坐下!
明月:贵客不是还没来吗?(不解地)
杨师傅:贵客若是来了呢你不在,你就直接回家吧!
明月:怎么了啊?
杨师傅:我让你换一件好看的旗袍,在这里候着!(师傅打量一眼明月,丢明月怀里一件旗袍)
明月:哦!(形体动作很夸张地跑去更衣室换衣服)

第六场:
明月,裁缝店的甲、乙、丙姐妹
明月在裁缝店的工作室更换衣服,照镜子。
明月:(低声笑闹)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换衣服,还没见过女人换衣服?
姐妹甲:明月不只长着狐狸精的一张脸,还长着一副狐狸精的身子
姐妹乙:关键是,狐狸精还长着两个白馒头!(笑闹到几乎轻声岔气)
姐妹丙:好了,别骚了,快去吧,别误了正事儿(明月呼呼啦啦跑出去)

第七场:
明月、沈从文、杨师傅、龙先生
同第五场场景,逆光的窗口下,杨先生正在给沈从文量体,那是清秀儒雅的一张脸和轮廓鲜明的两个人的剪影,明月有点愣住了,无声,明月高跟鞋的脚步声,蹬、蹬、蹬地走近,沈从文一回头,一张明月的如花似玉的脸,从沈先生抬起的右臂下显现(沈从文错愕惊慌地赶紧避开明月的眼神)
明月:(对师傅)我来晚了,还用不用我了?
杨师傅:赶紧给沈先生泡茶,要上好的。
明月:哦!好的在哪里?
杨师傅:(师傅瞪一眼明月,取过茶塞在明月手上)先生时间珍贵,耽误了泡茶,就是耽误了先生的文字。
沈从文:今天没课,也不想写字了,来这里做件长衫,讨杯茶喝。
杨师傅:袖窝宽大些吗?
沈从文:宽大些,黑板上写字方便。
明月:先生教书?
沈从文:嗯,国立青岛大学。
杨师傅:沈先生是作家,大名鼎鼎的《新月》杂志,经常刊登沈先生的文章。
沈从文:姑娘,你家是哪里?
明月:下街码头
沈从文:唉吆!大马路?繁华呀!
明月:嗯!对对对!你是沈从文?(两人眼神发亮)
杨师傅:你也知道沈先生?
明月:当然,谁不知道沈先生啊:“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谁不羡慕啊?(明月知道自己失态了,眼睛瞟了一眼沈先生,沈从文竟然也看了过来,明月紧张的给沈从文倒茶,沈从文竟然也有些慌乱地举杯,杯子却“咣当”摔在了地上,碎了,两个人愣在了那里,杨师傅赶紧蹲在地上收拾碎瓷片,察觉到两个人的异常,杨师傅从蹲着直接站起恰好在两人的中间,杨师傅捧着捡起来的碎片)
杨先生:碎了,碎了,碎了……
沈从文:抱歉,我先行一步了,长衫改日来取!改日来取!(匆忙离开,这时,龙先生衣着光鲜的进来,楼梯口,沈从文和龙先生撞了一下)
龙先生:唉耶?(两人擦肩而过,一个龙先生放浪不羁的特写面孔)

第八场:
明月、裁缝店姐妹
日,裁缝店制衣间,一件长衫熨叠平整地放在板台上。
明月:(嬉闹)劈柴院的陈老板脸白,肯定是你喜欢的。
裁缝甲:错!她喜欢永安戏院卖票的李大腚!
裁缝乙:小心我掐死你,我只要啤酒厂那个大老黑,憨厚,有劲儿……
裁缝丙:那个沈从文沈先生,就是个胆小的书生,打碎个杯子,吓得衣服也不敢来取了,明月你怎么把人家沈先生吓的?(明月忍不住瞟一眼那件叠好的长衫)(杨师傅挑门帘进入)
杨师傅:明月,来,帮沈先生试衣服。(明月抑制不住喜悦,迅速取了衣服刚要走)等等!(杨师傅却换了主意地指着裁缝甲)你去吧!(裁缝甲忙从明月手中取过衣服,跟师傅出去了。明月使劲儿铛铛地摔打着使用熨烫机,热气蒸腾,明月面无表情。那边传来大声的寒暄告辞的声音,明月”咣当”一下扔下电熨斗,脱下工服围裙,掀开门帘就走了出去,店内的姐妹们面面相觑。

第九场
明月、沈从文、杨师傅。
日、街上,裁缝店门口,写着杨师傅裁缝字样的招牌。
明月:我又不是他闺女,我是他徒弟!
沈从文:师父说你手工好,盘扣做的精巧呢。(顾左右而言他)
明月:还说什么了?没说我逃婚来的?
沈从文:这个,我真不知道。
明月:我要离婚
沈从文:哦!不不不,切莫毁了好姻缘。明月 ,夜晚我还要带学生,告辞啦。
明月:等等!(明月勇敢靠近沈从文指指衣服脖颈下的布纽扣)这扣子,是我做的!
沈从文:(稍显慌乱的)嗯,知道啦,谢谢,谢谢(头也不回地匆忙离开)(杨师傅推门而出,看着眼前这一切)
杨师傅:明月,世上好多好东西,只能远观,不能近看,回吧。刚烫的衣服,糊了……
明月:哦!坏了!(突然想起还熨烫着的衣服,惊慌地往裁缝店内跑。)

第十场
明月、杨师傅、龙先生
裁缝店内,明月正在给龙先生测量胸围。龙先生突然抓住明月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明月一点也没有挣扎,两只按着的手慢慢试探着,往下滑动,往下,往下
杨师傅:(杨师傅干咳的声音)龙先生,纪明月可是我的人,怎么?你看上她了?
龙先生:(开门见山豁出去)对极了,开个价吧。
杨师傅:她爹在沧口街上也算有钱人,不过是她嫁了一个她不愿意嫁的。(龙先生刚要插话,杨师傅抬手阻止他插嘴)我虽然是她师傅,她可是把我当亲爹来侍奉着的。
龙先生:你想讹我?爷也是下街码头大马路上天天混的人。明月,喜欢不喜欢听戏啊?喜欢听戏,爷就用你的名字建一座戏院,别哭,我想看你笑的样子。告辞!(龙先生告辞,明月依旧嘤嘤地哭泣,杨师傅抽屉里拿出一袋子银元)
杨师傅:拿着,回沧口吧,那里才是大码头,有钱人多,大马路上可以开店了,能站住。(明月缓缓抬起的泪眼)

第十一场
明月,黄玮,群众
日、沧口大马路街头。“明月制衣”旗袍店门口,明月一身旗袍店老板娘的打扮,熙来攘往的客流。突然。人群中黄玮出现,他形容枯瘦,头发长乱,手里还提着青岛啤酒的瓶子喝着。
黄玮:明月,这就当老板娘了?你可是我的娘们儿,走,你跟我回家!
明月:你走!
黄玮:你跟我还没离婚呢,这就想当婊子立牌坊了?走!跟我回家啊!
明月:无赖,你滚!
黄玮:什么?你让我滚?(一个巴掌把明月打倒在地)个骚娘们!(对众叫嚣)看什么看?我告诉你们,这是我的女人,谁要敢睡她,我日他姥姥!
明月:给,你不就是缺钱吗?我给(明月爬起来,抓一把钱塞黄玮怀里,把黄玮推出门)

第十二场
明月、群众
夜、刚开张的明月戏院门口张灯结彩,蜂拥而来看戏的人群.,人们都在恭喜明月和龙老板,龙先生得意满足地看着更加妩媚动人的明月。剧场内,舞台上精彩纷呈的柳腔戏曲演出。明月瞪着眼睛看戏,并不时地与身边朋友交谈,身着高贵却边看边吃着糖葫芦的明月,看起来好像一切都很满足。
剧终人散,缓缓拉上的幕布,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铿锵的锣鼓家什声逐渐演变成枪炮声,飞机轰炸声,沧桑巨变,人流洪惶,逃亡,逃亡……三十多岁的明月一脸茫然,她留恋地关上旗袍店的门。站在门口的人流中,倍显狼狈和无助。
龙先生:(带着一群家眷路过,大声地和明月打着招呼)明月老板,快逃吧,还愣在那里干嘛?什么东西都不要带了,快走快走……(如烟尘掠过)
黄玮、沈从文,龙先生的面孔一一闪回,明月凄然一笑,擦一下眼泪倔强地起身要走。
黄玮:(提着一包行李气喘吁吁赶过来)明月,我来了,走,我带你走(根本拽不动表情硬冷麻木的明月)不,姑奶奶,我跟你走还不成吗?(明月犹豫着移动脚步,终于,相互搀扶的两个人头也不回地淹没在人群中)
(旁白:就是在那个兵慌马乱的时候,我们去了台湾,后来,我靠我做旗袍的手艺,和他过了一辈子)
第十三场:
老年明月,黄玮
日,台湾家中,六十多年过去了,白发苍苍老眼昏花的明月在看卫视节目,各卫视播出的电视剧《深情密码》里,满眼都是青岛的风景——仔仔周渝民和朴恩惠徜徉在太平角、八大关、石老人。这部台湾导演执导的偶像剧,在剧中明明白白直呼“青岛”。
明月不忍离开荧屏,她用手指指箱子,老年黄玮顺从地翻找出一本黄旧的地图,并再递给明月一个老花镜,明月仔细找着地图上沧口的位置
(明月苍老的旁白:嗯,你看,这是青岛,沧口,我们在那里爱过,恨过,但是那里才是家)
空镜:蓝天,白云,飞机场,火车站,世园会和国棉六厂现在的M6产业园。
一个佝偻着腰背,使劲儿往上挺着,想穿出旗袍迷人风采的老太太,站在那些日式的小洋楼前,老泪纵横……
字幕:纪明月1915——2015,她用一辈子的时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剧终
2015/11/24

共 54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明月也算是个知识女性,被父母嫁给了一个不仅游手好闲、抽大烟还赌博的人。后来龙老板似乎与明月曾有过一段,也许那段时间才是明月比较开心的。世事沧桑,逃难时龙老板却没有带上明月,还是那个黄玮带着明月走了,这一点处理的有些唐突。直至六十多年后重新返回青岛。剧情年代跨度大,剧情变换处理巧妙,而且紧凑,有 。如:“剧终人散,缓缓拉上的幕布,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铿锵的锣鼓家什声逐渐演变成枪炮声,飞机轰炸声,沧桑巨变,人流洪惶,逃亡,逃亡……三十多岁的明月一脸茫然,她留恋地关上旗袍店的门。站在门口的人流中,倍显狼狈和无助。”再如:“(明月苍老的旁白:嗯,你看,这是青岛,沧口,我们在那里爱过,恨过,但是那里才是家)。空镜:蓝天,白云,飞机场,火车站,世园会和国棉六厂现在的M6产业园。一个佝偻着腰背,使劲儿往上挺着,想穿出旗袍迷人风采的老太太,站在那些日式的小洋楼前,老泪纵横……”剧本是比较成熟的好作品。究竟明月与黄炜的感情算不算相恋相爱,还是交给读者来争论吧。有争议才有看点,也才有潜力。推荐欣赏、采用。【编辑 云台文经】
1 楼 文友: 2015-11-26 09:06: 1 究竟明月与黄炜的感情算不算相恋相爱,还是交给读者来争论吧。有争议才有看点,也才有潜力。向作者问好。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1-27 14:11:08 感谢编辑云台文经先生的用心评读,首次来到这里,确实是被微电影剧本这件事情所吸引。小本也是仓促制作,竟然给看的这么仔细,并认真的给予建议,很感动,谢谢啦!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2-1 19:26:09 很感谢云台先生鼓励!本片已经拍摄完毕,并即将于12月26日,在青岛万达东方影都举行首映式!分享喜悦并感谢啦!
2 楼 文友: 2015-12-14 15: 7:1 这么快?!感到有点意外。祝贺!并送上深深的祝福!预祝首映成功!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 -14 17:14:18 谢谢云台编辑的回复,三十三分钟的微电影我们已经拍摄完毕,现在剧本已经修改扩写成了超过六十分钟版本的网络大电影的剧本,故事内容有了很多的补充,谢谢您啦!手足麻痹的致病因素
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薏芽健脾凝胶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分享到: